字体

第59章 往事随风

#87wx.net
(19-)
南瑾城和森闲庭信步一般散步在广场,听到这里,想到了云浅。

不过这也正常,他时常会想起她。

他想到那时她在舞台上,坐着高脚凳唱歌的样子,想到她甜甜的嗓音,不知不觉笑容漫上嘴角。

森在一旁沉默地跟随着南瑾城,看到金发碧眼的大眼美女会多看几眼,想到某人说喜欢欧美脸,所以特地跑来加拿大,但此刻看他根本心猿意马,哪像是给人艳遇的机会?

这里的街道两旁种满了枫树,不同品种和颜色的枫叶交相辉映,风一过,会有片片红叶飘落,俨然是一副秋风萧瑟中的浪漫景象,小姑娘看见了,一定很高兴。

如果是和她一起来就好了,火红似霞的红枫树插空生长蔓延至整座城,他可以牵着她的手,一路走向无边无际的尽头。

想到这里,忽然为自己的想法心生讽刺。

都过去了。

这天临走前,云浅留在家吃了饭。

并不是说天国伙食不好,可能就是因为待遇太好,好到这太高端的物质生活,让她少了家的感觉,因此云漠的手艺却成了她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味道。

因此不知不觉中就吃了三碗饭,在云漠的贫嘴骂她“猪”的声音里,她又盛了一碗汤,她吞咽着饭菜顺便把涌上来的心酸一同咽进胃里去,过了这顿饭,她又要回去过孤苦无依的生活,她甚至希望云漠能回去天天损她,至少不空乏寂寞。

但现在,云漠不是她一个人的了,他有了新的生活。

所以她不能自私自利地渴望像往昔那样,他的爱独对她一人。

哎。

然而最后,云浅站在南瑾城家门前,踌躇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打开那道门,害怕看到他的一切,却又怕看不到......

如此矛盾纠结的情绪也是她近来最厌烦的,她讨厌这种在抉择中举棋不定的感觉。

干脆一点好了。

于是还是不要去睹物思人了,连同他一起,都忘了吧。

夜幕低垂,车子缓缓停靠在神山脚下,驾驶座上的云漠看着后视镜里的云浅淡淡地说:“到了。”

云浅嗯了一声,颜七在一旁有些不舍,忍不住嘱咐她:“好好照顾自己。”

云浅洒脱地一挥手,豪气万丈地说:“放心吧。”

“对了,你洗去记忆后,是不是不记得我了?”颜七一贯对旁事漠不关心,此刻也有些忧虑。

“不会的。”云浅努力开朗地笑笑让她放心,“我只不过是忘记某个人某些事而已。”

颜七莞尔。

“好了,快去吧。”云漠在前面催促,反正早走晚走都得走,“过一阵子我回去看你。”

“那你多带点好吃的回来啊,我要吃凌风街口的糖葫芦,还有我高中学校门口的鸡蛋灌饼。”

“......我怎么有你这么个猪妹妹。”

云浅翻了个白眼不去跟他计较,临下车前突然想到什么,把刚打开的车门又关上。

“对了。”

她身体凑上前,挤在驾驶座和副驾驶中间的空处,云漠狐疑地看过来。

她把手贴在脸颊上,刻意妩媚地看着他,语气更是矫揉造作:“云漠,你觉得我美吗?”

果不其然,云漠一脸嫌恶地朝她摆了摆手,仿佛赶耗子一般不耐烦:“你神经病吧,给我下去!”

云浅嘁了一声,有些事情的发展在意料之中的洋洋得意,与颜七道了别,下车。

果然,还是习惯云漠这个样子,莫不是自己贱的慌?

到达天国之后,云浅没有片刻停留,直接奔向夕月的府邸。

她需要自己坚决果断,不能留下空闲给她摇摆不定的机会。

夕月的家在一座山的半山腰上,是一座小巧精致的别墅,装修精简干练,倒很有她的风格,一旁不知何处有潺潺的泉水流动的声音,衬得夜色更清冷。

但这里比天神殿更幽静寂寥,云浅发现这里似乎离天空格外近,硕大一轮圆月如一块皎洁的玉盘给山林带来朦胧的光源,她来到门口,轻轻按下门铃。

一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过后,夕月打开门,她穿着一身真丝睡袍,胸前微微露出丰腴的弧线,在月光下白得发亮,手里握着一个通透的玻璃杯,里面盛着半杯白水。

“浅浅?有事找我?”她有些意外。

云浅看她这个架势是要睡了,才觉是自己唐突了,心生退意,眼观鼻鼻观心,说:“夕月姐,不好意思打扰了,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找你好了。”

“没关系,我还不睡,进来说吧。”夕月侧身让她进来。

云浅不好再扭捏,踏进屋里,这才发觉不对劲。

一室黑暗。

这种熟悉的感觉突然牵扯出某些情绪,她正有些心猿意马,不幸脚下被一个不高的台阶绊了个踉跄。

“小心点。”夕月忙扶住她,这才在玄关口的开关处开了灯,“不好意思,我平时一个人住不习惯开灯,你来我也忘了开。”

话说到此,云浅更是心一涩。

原来还真有人,和他有这相同的喜好。

屋子里很干净整齐,东西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