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二章 公子玉来迟

#87wx.net
(21-)
身形诡谲难防,角度刁钻,步步杀招,另死士内心涌起一股无力感,况且不知道为何,这半大的少女内劲之深厚居然远超她们,看似随意的动作中带着绝对的内劲。

而中传来的寒意,似是要将他们灵魂冰冻般的可怕。

九姬动作飞快,一掌劈向一名死士的死穴,随即来到了帝俞沨身边,五十余人,现下不足十人,帝俞沨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九姬游刃有余的样子实在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汗颜…自己这会儿可是已经内息不稳,他很疑惑,为何自己奈何不得的敌人,在九姬手里,就跟大白菜一样,一杀一个准…

九姬看帝俞沨没有什么大碍,转向剩余的死士,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情感,“说吧,谁派来的。”当然,她也没指望对方能这么轻易的透露背后的人。

此刻的九姬,身上染了不少鲜血,将蓝色的广袖流仙裙晕得更深,手上鲜血的温度还未冷却,面不改色,全然没有半分不适。

死士头领没有后退,双手化爪向帝九姬抓去,剩下的人知道前去也是无用,索性全力杀向帝俞沨。

帝九姬没有闪躲,反而直直迎了上去,看得帝俞沨心惊肉跳。

那人稳稳抓住帝九姬双肩,却发现使力无果,九姬内力一震,便另他双手忽地松开,且微微发麻。

九姬双掌泛着莹莹白光,虚影一闪,出现在那人身后,一掌拍向他的肩胛骨,死士吃痛,想抽身离开,但九姬岂能让他有机会,双手交汇,快速的做出繁琐的动作,真气化形,凝聚成数十根寒针。

九姬发力,将寒针齐齐射出,分别射入死士头领的周身大穴。

寒针触碰到衣物便消散开了去,但只有那死士头领知道自己体内的内劲有多混乱,他瞬间抽搐着倒地,紧咬牙关,忍受着筋脉传来的极大的痛苦。

九姬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会,并不担心地上的人会自尽,中了她的寒冰碎,被封锁七筋八脉,若是还能使上一丝丝力气的人,也是个好样的。

想起三日前与即墨怀瑾之约,今晚需要前去庄园,九姬不想再浪费时间,指尖毒针齐发,带着势不可挡的锐利,射中剩下与帝俞沨缠斗的死士。

针尖带毒,他们只感到轻微的刺痛,待反应过来,已然来不及。

帝俞沨剑上还滴着血,就发现周围的人蓦然倒地,他心里一惊,果然看到不远处云淡风轻的九姬。

以及一旁地上冷汗涔涔,额头青筋不断爆出,痛到无声的死士头领。

“父亲可有受伤,”九姬解决最后几人后向帝俞沨走来,问道。

“爹没事,九姬,你,他们,”帝俞沨实在难掩心下的震惊,却又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现在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女儿。

“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微风轻晃,一面容俊朗的黑衣男子出现在二人面前,帝俞沨按下心中的惊讶,今日九姬带给他的震惊,实在太多太多了。

显然,帝俞沨看出来,这自己也看不透的男子,对着九姬十分的恭敬…他默默站在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无妨,他中了寒冰碎,死不了,你带他去商会,让他先疼两天。”帝九姬对着公子玉说道。

公子玉,与公子绝,公子秦,公子陌并位,武功是四人中之最。

“是。”公子玉应下,毫不手软的抓住死士的衣襟,瞬间消失在了这一方黑夜中。

帝俞沨看着着神出鬼没的男子,摸了摸鼻子,看着九姬欲言又止。

九姬看着父亲,他的眼里有担忧,有自责,唯独不见怀疑和忌惮。心下一片柔软,指尖汇聚真气,轻点帝俞沨的几处穴位,帮助调整他体内的气息。

“父亲,我们回去吧。”帝九姬淡淡的说道,有些事情不能急,况且她相信父亲也需要一些时间。

“好。”帝俞沨拉过九姬的手,不顾那小巧的手上沾上了多少鲜血。面上依旧是慈爱的笑着。

也许他是需要一些时间,但目的是去搞清楚倒地时谁想要至他们于死地,至于小九,帝俞沨心里一阵刺痛,她是自己的女儿,自己要护她一生这不会变。

但看到背后无数的尸体,他就忍不住心里一股刺痛,旁人只觉得九姬残忍强大,但他作为一个父亲。

只想知道女儿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苦是他所不知道的。

二人回府,一身的鲜血惊吓到了不少侍从,九姬回到明月居沐浴,她可没忘了今晚还得去找即墨怀瑾。

而帝俞沨心中也是有很多谜团需要解开,况且今晚的刺杀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无论对方是谁。

万万不该伤害到小九。

确定九姬无碍后他也急急的回了书房,打算连夜进宫面圣。

“小姐?”紫裳一见帝九姬满身是血,着急的问道,她自然是能看出这些血不是来自九急,但还是担心。

“我没事,准备一下,我要沐浴。”九姬说道,这一身血腥味真让人不喜。

“是,小姐。”紫裳退下。

沐浴之后,帝九姬换上一袭月白色轻衣,腰间绣有绛紫色花纹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