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百零八章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势

#87wx.net
(31+)
叶三准备去平阳县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就起了变数,他收到了镇守太监孙旺财的一封信,说是有要事相商,让他尽快回杭州面谈。孙旺财的信是连夜送来的,可见要商量的事很紧急。叶三曾试探着想从信使口中打探点消息,可信使也不清楚是什么事。无疑叶三必须抓紧时间赶回杭州去见孙旺财,叶三明白现在自己的阵营里,谁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能得罪孙旺财。于是南下改为北上,当天就赶回杭州,直接去见孙旺财,
  
   孙旺财把叶三带到密室里,一脸的着急:“叶大人,咱家急着叫你回来,确实出现了变数,袁洪亮不能动。”r
  
   叶三吃了一惊,脱口道:“为什么?”如果不能动袁洪亮,肯定要曹吉祥点头才行,袁洪亮之所以升任布政使,就是参与弹劾曹吉祥立了功,得到文官集团的肯定,由内阁推荐上去的。这样一个人,显然是曹吉祥的对头,现在出了变数,说不能动袁洪亮的人居然是太监,
  
   孙旺财张张嘴,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不停地在搓手,一脸的焦急:“咱家都说动不得,哎呀,叶大人既然是咱家的朋友,就帮帮咱家,成不?这袁洪亮确实不能动。”r
  
   “瞧公公说的,咱们可都是曹公公的人,公公这样说不就是见外了吗?”叶三皮笑肉不笑地道:“既然公公说和下官是朋友,能不能告诉下官原因?否则下官没办法向曹公公交差啊!这袁洪亮和下官有过节,官场上的人都知道,要是下官这样就认输了,不但没办法动其他文官集团的人,更没办法筹到军费,下官可就难以下台了。”r
  
   说完话,叶三心里一片冰凉,袁洪亮用什么法子说动了孙旺财而产生了如此变数?叶三顿时意识到浙江官场上的水不是一般的深。孙旺财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然后又走动个没完,在叶三面前晃来晃去,把叶三的头都晃晕了。叶三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努力控制着自己情绪发作,
  
   “孙公公,这是上边的意思吗?”
  
   孙旺财苦着一张死爹的脸:“要是上边的意思,咱家也好办了,也没这么烦了。”叶三听到孙旺财这句话,顿时心放下一半,心道既然不是上边的意思,本督在京师也是有背景的,不是你孙旺财能命令得了的人,今天你不给个说法,对不起,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叶三想到这里,软中带硬地道:“公公看能不能把事情如此变数的缘由给下官说说,咱们也好一起想办法,公公是知道的,这次为下官争到这个浙直总督,曹公公和兵部尚书石大人都很不容易,已经放出话来,就是要挤兑江浙的文官集团。现在对付袁洪亮,是对整个浙江官场表明态度,这个节骨眼儿上放弃认输,以后这事儿就没法办了。下官无法对曹公公交代不说,弄不到军费,是要把正事都办砸了的,推荐下官的石大人也会被文官集团弹劾,此事事关重大啊!”r
  
   孙旺财的手指绞得像麻花,额头也见汗了:“这些咱家都清楚,叶大人现在缺多少军费?”r
  
   “急需三十万两,以后陆续还需要,这募兵可断不得奶。”r
  
   孙旺财坐下来,盯着叶三:“银子不是问题,咱家给你想办法。”r
  
   “哦?”叶三再次吃了一惊,三十万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况且养一支军队那是个无底洞,孙旺财能轻松地说不是问题,那孙旺财肯定有来财之路了?r
  
   “只要叶大人信咱家,凭叶大人在朝廷里的关系,一年弄个几十万两银子,那是轻而易举的事。”r
  
   叶三不动声色地道:“怎么弄?”叶三现在是一头雾水,他最想搞清楚的是,孙旺财为什么要求他不动袁洪亮?至于怎么搞钱之类的事,他并不是很有兴趣,于是又问道:“公公能给下官说清楚点吗?”r
  
   孙旺财一咬牙道:“可以,咱家现在就给大人说清楚,为什么不能搞袁洪亮。”r
  
   孙旺财说不能动袁洪亮,叶三心里当然不同意,但是不能轻易和孙旺财对着干,不看僧面看佛面,孙旺财可是宫里在浙江的代言人。叶三至少要弄个明白,孙旺财为什么不让动袁洪亮,叶三也不是被吓大的,
  
   “叶大人来杭州不久,可听说杭州有家西湖赌场?”r
  
   “没听说过,不过,官家严禁开赌,这家赌场能够明目张胆地开,肯定和官家有关系。难道这家西湖赌场和公公、袁洪亮都有关系?”r
  
   孙旺财沉默了片刻:“咱家和这家赌场没多少关系,不过就是分点银子罢了。前天,咱家才知道这家赌场的幕后老板实际上就是袁洪亮。所以咱家不能动他,也动不了他,包括大人也动不了。”r
  
   叶三点点头:“不错,在浙江这地头上,总督之下,布政使的确能说得起话。那袁洪亮做布政使之前,浙直总督是石亨,那么之前的幕后老板是石大人了?”r
  
   孙旺财摇摇头:“大人说的,咱家不知道,咱家只知道他们上边有人,而且都在这家赌场里分银子。袁洪亮和赌场的关系,咱家刚刚才听说的,所以咱家要叶大人明白,袁洪亮不能动。”r
  
   叶三这才明白,不能动袁洪亮的变数在这里,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