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七十九章 官话套话废话场面话

#87wx.net
(31+)
叶三低声对徐连胜说完话走向俘虏面前,他想知道知院阿剌怎么敢阵前刺杀也先。六七个俘虏站成一排,叶三将目光看向中间那人,知院阿剌叶三也认识,以前在也先的府中见过,不过印象不是很深刻,只知道他和也先面和心不合,关键的时候就拖也先的后腿。现在面对面仔细打量,见知院阿剌高大,不是很魁梧,身披铠甲,头盔已经没了,身上绑得像粽子一般,长脸上皱纹很多,满是风霜,胡须和头发已经花白,小眼睛已经被眼袋遮住没了眼白。他虽然被俘,准确地说是投降,目光却很沉静,没有多少慌张,只是神色中有一股无奈和不甘心。苍老疲惫的样子让阿剌看起来很可怜,但是叶三不会被阿剌的表象所迷惑,叶三清楚地知道面前这个老头知院阿剌对大明历史的影响。如果在清河堡不杀掉此人,那么阿剌就会回到女真人的地盘,建立自己的势力,他的后代有位名人就是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做了明朝大将李成梁的干儿子后,率领女真八旗主力灭了大明,建立大清,这是叶三最清楚不过的。真是天道轮回,知院阿剌竟在清河堡落在自己手里,杀了他就真的有违天道吗?对后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知院阿剌在阵前刺杀主帅也先,是想讨条活路吗?”叶三言语中满是嘲弄,
  
   知院阿剌盯着叶三,这个以前是他们囚徒的叶三,臃肿眼袋里的眼睛居然看不到恼怒,也没有说话。作为俘虏,说什么话都可能被侮辱,恼怒更没什么作用,所以知院阿剌一言不发,很安静地站在原地,神态说不出的慈祥。对于胜利者的问话,阿剌不理不睬,本身就是一种反抗。不过叶三也没难为他,转身对侍卫道:“先把他们看押起来。”说完叶三又回头看着阿剌,见他也盯着自己,便向阿剌示意过往盛满脑袋的大车,从叶三的眼色中,其意思不言而喻。阿剌的眼里顿时弥漫着痛苦之色,嘴角开始抽动,
  
   清河堡城内已经在清理尸体,安葬己方的死者,造册记名,敌方的无头尸体都拉到城外,挖个万人坑埋葬。收拾完的人就去喝酒,准备乐个通宵。叶三有对城门下的众军喊道:“各部将领安排善后,回到沈阳准备升官领赏发饷。”
  
   叶三回到营房,几位老婆和徐玉英陪着叶三吃过饭,叶三才缓过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沉思,需要他思考的东西太多了,叶三不知从何处入手,兴许是狂喜的心情让人浮躁,定不下神想事情。现在他干的是不是有违天道?是不是真的对明朝历史有了影响?自己该怎样面对?以前总是用平常的心态对待自己来到大明的历史,不想改变什么,可就是因为自己调教了大明皇帝朱祁镇,明朝的历史就因为自己的调教而慢慢改变,到底天道是不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这时徐玉英见叶三在沉思,慢慢走到他的身边:“大人,大家都在喝酒庆贺,大人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想心事,打了胜仗还不高兴吗?”r
  
   叶三闻声抬起头,见徐玉英已经换下盔甲,换上了寻常的武服,本来就很丰满的身材,再穿上紧窄束身的武服,
  
   “玉英真是英姿飒爽,重情重义,是世间难得的好女子,本官真是亏待你了。”叶三本来也想对徐玉英像对一般武将说些升官发财的话,可想到徐玉英对升官发财不感兴趣,人家感兴趣的是自己,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改成了这句话。这句话只是叶三应付徐玉英说的一句好听的话而已,实际上他对徐玉英没什么感觉,只是想到徐玉英对他有救命之恩,有些感激罢了。可徐玉英对叶三的话感觉却不一样,她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情,听到叶三说了一句很自然亲切的甜言蜜语,顿时两腮泛红,忸怩起来,双手不自然地捏弄搓揉衣角,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小声地道:“今天大人站在城头,成千上万的人高呼大人的名字,我就知道大人定能打胜仗。”r
  
   被女性这样赞扬,叶三嘿嘿地笑着又了一句:“能打胜仗的人就能得到徐姑娘的赞美和芳心吗?”r
  
   徐玉英被叶三问的眼神慌乱,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说,大人和很多人不一样,做起事来很多都让人家琢磨不透。”r
  
   叶三想起徐玉英以前在自己面前总是伶牙俐齿,耍小性说话,把他噎的没话说,今天怎么这等模样了?顿时来了兴致,随口说道:“怎么就不一样了?都是人,本官不比别人多长一个脑袋。说实话,今天能灭了也先,本官也没有料到,靠的全是运气,玉英琢磨不透的是天道,不是本官。”r
  
   徐玉英歪着头想了想:“大人现在就和大家不一样,人家都在饮酒,可大人不饮酒却在想事情。”r
  
   叶三听后大吃一惊,自己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自己为什么不去和众将喝酒欢庆呢?他自己也搞不清白,也许现在自己还在装b,情不自禁的在装b,也许他真的比众将考虑的事情多,不习惯脑袋里浑浑噩噩。叶三不能不回答徐玉英的问题,说句很贴切的话蒙混过去:“忙乎一天了,本官只想坐下来休息休息,没想别的。”r
  
   这时亲兵来报,俘虏知院阿剌想见他,叶三本来不想去见阿剌,他害怕在阿剌说服下,脑袋一热放了阿剌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