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二十章 没必要硬趟这潭浑水

#87wx.net
(31+)
第820章没必要硬趟这潭浑水
  
  徐有贞上了镍司衙门的兵船就询问兵船的去向,船上带兵千总马不行回答说是拿私盐窝点。徐有贞一愣,回头问叶三:“镍司衙门拿私盐窝点,你事先知道吗?”叶三摇摇头。
  “没有公文知会盐课司,镍司衙门拿哪门子私盐窝点?老夫要回巡抚衙门,叶大人你跟住镍司兵船,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叶三听罢,心里暗自感叹,到底姜是老的辣,人家徐有贞早就提防阴招了,还用自己多此一举提醒,就这份谨慎,说明徐有贞也不是吃干饭的。跟徐有贞打交道还真省心,不用点来点去个没完没了。人家早就想着出阴招了,但言行还是那么光明磊落,这才是混迹官场的高手。既然徐有贞把话撂在这里了,已经开始重用他叶三,如果再不知道顺杆往上爬,那真是太对不起自己的智商了。
  徐有贞下了兵船离去,留下叶三和薛纷飞杜芳华三人跟着兵船。叶三见船上有一百多身穿盔甲的士兵,兵器、火器全套配备,一副要打大仗的样子、叶三也出示了盐课提举司提举的印信,千总马不行拱手见礼:“末将镍司衙门千总马不行拜见叶大人。”
  “马千总,你们镍司衙门这是去哪里拿私盐窝点,怎么提举司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末将领命去梁山县,末将奉命行事,其他的不是很清楚。”
  当叶三随着镍司衙门千总马不行赶到梁山县时,随时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梁山新开采出一口盐井,私盐贩子勾结了一帮梁山水泊的水贼占据盐井和官府作对。以现在的盐价,占据了盐井就等于占据了一座银山,有了银子就招兵买马对抗官府。此事惊动了济南省府,把梁山县知县就地罢官,命镍司衙门出兵缉拿私盐窝点。
  马不行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三,心道老子去打仗,去杀人,跟了个文官算是怎么回事,一会儿刀枪无眼,把这个文官给伤了,老子还落个保护不周,不如先提醒一下。
  “叶大人,一会儿末将带人上去剿灭那帮孙子,大人站远一点,别伤了您。”叶三也没争辩,领着薛纷飞和杜芳华自觉地站在远处看马不行排兵布阵。
  从运兵船上下来的战兵真不敢恭维,乱哄哄的一片不说,队形散乱。最可气的是有几位晕船,站在队列中直喷胆水,那股味儿,更让没有多少纪律素质的战兵抱着大枪捂鼻瞪眼。
  “马千总,你看这老几位,没上阵就喷上了,干脆让他们打头阵,直接喷倒私盐贩子得了,免得兄弟们受罪。”
  “马头儿,眼看天快黑了,先吃饭吧,这几位吃饱了,也有得喷不是?”战兵队列里一片哄笑。
  叶三一见这样差劲的军纪,直皱眉头,等会儿玩命的时候,还真以为那几位能喷出什么花活儿来?指挥这样的军队,也真难为马不行了。
  “马千总,这些私盐贩子都是亡命之徒,何况还有水贼和江洋大盗,还是多召集一些人马为好。”叶三没直接说这帮人不行,间接给了马不行一些建议。没想到马不行一拍手上的三眼火铳,不屑一顾地说:“叶大人,您是文官,不懂我手里家伙的厉害,亡命之徒也是**凡胎,这铁玩意儿崩在他身上也是个透明窟窿,大人请放宽心,瞧末将的。”
  叶三瞄了一眼马不行手里的家伙,心道这都是老子玩剩下的,比老套筒强不了多少,最要命的是特别爱炸膛,等会儿别没打中别人倒把自己伤了。
  一群散乱的战兵开始收拾火铳火药,闹哄哄地向盐井方向冲去。这样一闹腾,私盐贩子早得到信儿了,很快聚集了一帮人,在盐井外面观望。排出的阵势是打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机动阵型。
  叶三观望着,见私盐贩子那边也不咋地,一帮子人手拿刀枪棍棒,就是打群架的架势,毫无章法,和马不行的战兵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叶大人,您站好了,末将要收拾这帮灰孙子了。”马不行抽出腰刀大喊一声:“先用火铳给我打,打完别忘了冲上去抓人。”
  马不行身后披甲的火铳手站成一排,拿着火铳鼓捣了半天。叶三一见,好嘛,这帮家伙会不会使?打完了就得挨揍。对面私盐贩子也害怕,面对装备精良身披重甲的官兵没干直接冲上来。见一排黑洞洞的火铳喷口,心里直嘀咕,站在前排的就往后撤,后面的就躲在前排的身后,拿他们当挡箭牌。
  “砰砰砰……”一阵爆响,白烟腾空而起,把火铳手罩在了里面,像裹了一团白雾。对面的私盐贩子被几声巨响吓得趴了一地。等响声过后,才爬起来,看看左右,再看看自己,没伤着一个,都瞪大眼睛愕然地看着对面的官兵,不知所以然。
  马不行红着脸对着火铳兵开骂:“都他妈是干什么吃的,是不是没装铁蛋?都他娘的放空炮吓唬人。”
  “报告千总,是距离太远,打不着。”手下的小旗回话。
  “那还傻b站着不动?给我上前,靠近了打。”众军又往前挪动了十几步。
  “报告千总,再往前火铳就捅到他们鼻子尖了。”小旗又回话,那意思是距离已经很近了。这时,对面射过来几只箭,正插在小旗脚下,小旗吓得一蹦老高,就往后撤。众军停止了前进,都纳闷,怎么火铳还没有箭射的远?就是顶风也没这个顶法。马不行又大吼让战兵向前,可火铳兵看着脚下直晃悠的箭羽,就像没吃饱饭拉磨的犟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