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零二章 不入流的棋子

#87wx.net
(31+)
第802章不入流的棋子
  
  叶三到含香阁还没进门,就被含香阁的姑娘缠住了。并且还不止一位,还有上升的趋势,叶三的身价暴涨,都赶上含香阁的红牌了。
  “都给老娘住手,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吗?”老鸨被惊动了,出来一看就认出是知县大人,说着就要拜倒行礼。叶三连忙扶起,低声道:“今晚是消遣,没公干。不过,本官只要含香姑娘,她们有点太热情了。”叶三没办法,直接找老鸨解围,谁让你没事找事还这地儿瞎转悠。
  “好的大人,含香一会儿就来。”老鸨也很有眼力劲儿,急忙出来挡驾。
  “只要含香姑娘来,本官银子照给,绝不会少一文。”叶三也让老鸨放心,本官不是来吃白食的。
  老鸨谦让两句刚走,从门外进来一位锦衣绸服的公子哥,看到叶三便问道:“怎么今天换茶壶了?以前的大茶壶可不是你,新来的?”公子哥没认出叶三,叶三倒认出他试探钱县丞的媒子来了。
  “我是大茶壶,你就是城隍庙街边唱戏的。”
  锦衣公子见叶三无礼,顿时大怒,指着叶三的鼻子:“说你大茶壶是抬举你,把狗眼睁大些,先认认老子是谁?”
  “回家照照镜子自己看,就你这左眼不中用,右眼看人低,满脸是鼻屎的样儿,够恶心人的。”
  周围围观的姑娘听到叶三骂人够损的,本来对叶三印象就很好,都帮着叶三哄堂大笑起来。
  锦衣公子面红耳赤:“俺爹是谁知道吗?”
  “王八。”不知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句,又是一阵哄笑。
  “谁?是谁说的?有种的站出来。告诉你,站稳了,听好了,说出来吓死你。”
  “是钱县丞?”叶三明知故问。
  “哼!”锦衣公子没搭理叶三,翻着白眼,就等着叶三哭爹喊娘求饶。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动静,回头一看叶三一脸的无所谓,根本没把他当盘菜,只有硬着脖子瞪着叶三:“既然知道本公子的身份还不快滚?今晚大爷有事,懒得和你计较。”
  老鸨见钱公子对知县无礼。只怕钱公子不认识新任知县,急忙把钱公子拉到一边。
  “钱公子,这位爷来的比你早,小女含香今晚只怕没有时间陪公子,望公子见谅。”
  “什么?本公子到含香阁什么时候等过?是你不把本公子放在眼里。哼!信不信本公子把你这座小庙给拆了?”
  “对不住啊钱公子,咱们做生意要讲究个先来后到,讲究个诚信不是?”
  钱公子绝对是一个讲究面子而不讲究诚信的人,当面被老鸨下了脸子还是第一次,下不了台就放狠话:“好!不错,今晚不给本公子面子,那你们都给我等着。”钱公子咬牙切齿,愤然离去。叶三摸出一锭银子塞进老鸨手里。既然要试探钱县丞,激怒钱家公子是最好的结果,也是叶三需要的结果,这银子花的值。
  钱公子回到家里,一肚子怨气没地方出,把家里的家丁全叫来。
  “*家伙,本公子要出去乐和乐和。”
  管家大惊:“少爷,这是要干什么去?”
  “少废话,叫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干什么?”
  “是是是,老奴这就去准备。”管家离开准备家伙,顺便向少爷的跟班打听出了什么事,才知道少爷在含香阁丢了面子,想*家伙去找回来。而让管家更吃惊的是,有个跟班认出下少爷面子的人好像是新上任的知县,可看穿戴又不敢肯定,就没对少爷说。新上任的知县在蒲台县名动一时,这还了得?老爷早就放出话来,在蒲台县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招惹新来的知县。管家马上意识到,这事不能依着少爷的xing子胡来。
  当钱县丞听到管家说自己的独生儿子要*家伙去含香阁找知县晦气,找回面子,顿时勃然大怒,叫来儿子一顿臭骂,两个耳光落在脸上,这小子老实了。
  “你个混账东西,今天差点闯下大祸你知道吗?脑子有尿啊!敢去招惹知县,你活腻歪了?你以为你是谁啊!”钱县丞气不打一处来,自从马主簿被叶三下套整治的没了脾气,钱县丞也不敢太嚣张,胳膊拧不过大腿,这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老爷子,在蒲台县还有谁能给你找麻烦?那知县算那根葱?上边不是要整他吗?”
  “你懂个屁!真是个不成器的败家子。上边为什么要给我撑腰?不就是摆不平叶三吗?知道叶三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现在知道他是新上任的知县。”
  “叶三是当今大明朝的传奇人物,他的哪一个身份都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在蒲台县憋屈?”
  “你懂什么?此人绝非池中之物。如果上边能轻而易举摆平他,何必要用我们这些不入流的棋子?”
  “老爷子,那怎么办啊?儿子看他是故意有目的去含香阁的”
  “他在试探我,我宁愿得罪上边的人,也不愿得罪他,马主簿被他玩的差点丢了乌纱帽,现在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老老实实给知县送银子。叶三最厉害的地方是坏事都是别人做,好处都是他自己的,一个应对不好,下一个就会拿我开刀。”
  “老爷子,你说现在该任何应对?咱们能斗的过他吗?”
  “现在不是如何和他斗的问题,而是如何让他信任我的问题。既然他在试探我,我就做给他看,走!现在就去含香阁。”
  钱县丞便装出现在含香阁时,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