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五章 鬼谷剑派

#87wx.net
(5#)

  
  待青莲菩萨一退,荒芜枯木重新长出茂密树叶,好比忽如一夜春风来。
  叶秋自言自语:“叶不语。。。”
  夏岐将剑收回剑鞘,一瞥之下,见说话的是叶秋,神情复杂,道:“你好自为之吧。”话罢,跨步离开,片刻间铃铛声响飘然远引,叮当声回荡整片森林,人却已消失不见。倏然而来,忽焉而去。
  叶秋无奈耸了耸肩,拍拍身上泥土,道:“走吧,夜神棍,咱们可以回去交差了。”现在天狼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基本上算是完成任务。
  两人身影渐渐远去。
  不周山顶。
  夏岐远眺下方,嘴中细碎微语:“长生不死意义在哪里?”
  “六道果(星云果)真是被他们暴殄天物,没想到天狼竟然习得了共工传承。看来成仙路又要多一个人。”来人眼瞳一白一黑,着青衣布衫,正是青莲菩萨。
  夏岐眼神冰冷,转身问道:“岁月长河更迭,长生仙却一直只有百人左右。”停顿片刻,问道:“不知为何?”
  将近5万年的历史文明,诞生了诸多鼎盛王朝,夏,商,周,秦。。。长生仙借由王朝换代,一步登仙。按到常理,长生仙理应越来越多,非其然,仙位一直保持108位不曾改变,就如冥冥中注定一般。
  韩青莲沉默片刻,回答:“这九州好似域外牢笼。”
  。。。。
  天渐渐破晓,大地朦朦胧胧,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这时,万籁俱寂,突然有了一声鸟叫,划破了这寂静。一会儿,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也渐渐地光亮了起来。
  昨天叶秋两人回来之后,简单叙述了当时场景后,便早早入睡。甄逸夫妇知道甄豫已经无大碍后,心中大石也随之落下。
  甄逸问道:“夜仙师不再停留一天吗?”夜信一觉起来,收拾好行李,便前往大厅与甄家主人告辞。
  夜信微微一笑,拱手婉拒,说道:“不了,我停留在邺城已经些许时间了,现在准备赶往螭龙洞。”
  甄逸从怀中拿出一袋金币,说:“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希望夜仙师不要拒绝。”
  夜信刚想拒绝时。只见叶秋伸手把金币塞进怀中,笑眯眯道:“夜师兄向来修真问道,身体自然需要大补。”
  甄逸一怔,豪爽道:“叶仙师言之有理,来人,把上个月收购翡翠白玉拿过来。”他这番话一口气的说将出来,叶秋骇然,连忙拱丰婉拒。
  夜信一顿,似乎想起来什么,问道:“不知昨天晚上是否有剑客上门来过?”
  甄逸沉思过后,道:“的确有一人,当时她浑身沾满血迹。。”
  甄逸昨天晚上辗转反侧,在卧室里深思自己十几年来所做之事,这时,突然听到仆从禀告有人半夜登门求见夜仙师。
  甄逸瞧见那人衣衫满是血迹,额角处鲜血长流,半昏半醒,好像风一吹便可立刻倒下。
  甄逸道:“姑娘满是鲜血,先包扎一下吧。夜仙师现在可能在回来路上。”
  女子衣衫破碎,形象不堪,精神很不稳定,道:“伤势无碍,我可以等。”甄逸见她如此倔强,也就不再勉强。待到夜信回来后,她抵御不住困意,大厅处躺下休息。
  “现在她应该还在大厅休息。”
  夜信眉头微皱,说道:“我去看看吧!”
  。。。
  甄宅大厅。
  叶秋一愕,诧异:“茹悦?”
  茹悦虚弱无力,假撑困意坐在椅子上等候,听见声音时,回头一瞥。哇的一声,双膝跪倒在地,抽抽噎噎的只是哭泣,说道“求夜剑神救我师兄。”掏出《鬼谷剑通》,作双手奉上姿势,继续说道:“那贼人联合“布剑阁”人在客栈埋伏我们,师兄为保护我撤退,被歹人抓住了。”
  叶秋满脸怀疑之色,说道:“为什么《鬼谷剑通》在你手里?”
  茹悦神色阴晴不定,当时他们在死胡同处被抓时,剑谱的确在茹悦手里,而不是在客栈中。当时他们根本不打算给夜信剑谱,缓兵之计罢了。然而世事难料,京布挑去手筋之后,竟找来“布剑阁”的人来截杀他们。
  她这一招骗了两帮人。
  茹悦叹了一口气,深知瞒不下去,便把前因后果道出。
  叶秋将信将疑,犹豫不决。
  夜信凝视她双眼,说道:“走吧,‘剑通’我收下了。”语罢,夜信不客气将剑谱收入怀中。
  茹悦未动,欲言又止。
  叶秋了解她的苦楚,说道:“先去客栈看看吧,既然他们没有拿到剑谱,一定会千方百计留下信息,等你入瓮,就像死胡同事件。还有。。。”沉吟片刻,道:“你先换件衣衫吧。”
  “嗯。”茹悦声音细如蚊蚋。
  鬼谷剑派位于青州中部。
  鬼谷剑派向来以宁缺毋滥,非天赋异秉不收,作为宗旨,除了当年大师兄即京布的师傅。大师兄见6岁的京布跟野狗争食,不忍心便把他带回鬼谷山,大师兄对他无不关照,甚至亲自为他洗髓伐骨,重塑躯体。
  然而随着时间飞逝,京布性格越来越骄躁,山下时不时传来消息说鬼谷山教出无恶不作的淫贼。大师兄听到后,曾严厉训斥京布,京布这才罢休。
  师傅顾忌大师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师傅离世后,将席位传给大师兄。大师兄当上掌门之后,事务繁忙许多。缺乏管教的京布,如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