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章 15年过往 一

#87wx.net
(5#)

  第七章十五年前过往(上)
  (注:前面一章时间线有误,已经改回来了。)
  “永,康”元年,汉恒帝刘志驾崩,皇后窦妙临朝问政。恒帝无子继位,窦妙与其父窦武等商议,最终选择了刘宏继承大统。改年号建宁元年。
  建宁元年,窦氏外戚权倾朝野,窦武依赖太傅陈蕃主持朝政,而陈蕃大量启用在第一次禁锢时受处罚的士人。其中士人便包括甄逸父亲甄淼。甄淼自认为甄家翻身时刻到来,他大胆建议窦氏外戚铲除宦官。
  换位政变腥风血雨。
  为了获得弹劾宦官罗列罪名,窦武命尚书令伊勋等弹劾并逮捕黄门令魏彪。然而这份奏章被宦官截获。
  当夜,宦官们,王甫,曹节等人,歃血为盟,当晚发动政变。史称“九月辛亥政变。”
  甄家卷进了这宫廷斗争中,他们不幸站错位,最终惨败。
  那一年是他们活的最痛苦时刻,甄逸父亲为了守住甄族,主动承担所有罪责,甄逸被迫当上族长。弱冠之年的他本该是在父亲荫萌茁壮成长,娶妻生子,而现在不得不强迫自己接管甄族。
  那年九月,早早落入秋风,寒风乍起,树叶零乱,凄凉片片,弥漫徐徐。
  甄淼双手被拷,朝天悔恨,无奈流下泪滴,喃喃自语道:“甄淼不孝子孙不能让甄族再次扬名天下。”随后语重心长对甄逸道:“逸儿,不可辜负啊。”
  甄逸紧握拳头,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让甄家重新回到巅峰。
  第二年,他们跌跌撞撞渡过艰难期。
  甄逸的第二位妻子张氏,终于有了孩子。甄玄灵是他原配夫人所生,但张氏对待玄灵如亲生女儿一般。
  “母亲,您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儿”玄灵用小手摸着张氏挺得圆圆的大肚子。
  张氏微笑道:“如果是男孩就叫甄墨,女孩就叫甄钰。”
  “甄墨吗?”小女孩老气横秋说“我觉得甄豫比较好听。”
  “名字哪有你这样随便取的。”张氏宠溺摸着女孩的头。
  远处,甄逸抚须欣慰微笑。
  。。。
  第二年冬天,甄逸,迎来他的第二个孩子。
  甄家上上下下都在忙活着,热水,毛巾,剪刀,忙得不可开交。
  甄逸更是着急,来回不断走动。
  “哇呜。哇呜。哇呜。”
  接生婆大喜,喊道:“老爷,老爷,夫人生了,生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男孩。。。。”接生婆脸色不安着。“恭喜。。。老爷”
  “嗯?”甄逸接过孩子。忍不住大叫。“啊!”
  婴儿一生下来,全身便长有毛发,与正常婴儿是个异类。
  甄逸很震惊,感觉得是个怪物。他曾听说这种婴儿,这些往往是被人所诅咒,他十分不安,担心会影响到甄族未来。甄族已经经过一次洗劫,再也经受不住打击。
  张氏还在昏迷状态。
  夫人生了个怪物。
  这件事情目前只有接生婆和几个侍女知道,还有甄逸。
  甄逸很慌乱,他不清楚该怎么做,一边是他亲生儿子,一边是甄宅未来。他想起父亲曾跟他说过的话,于是心一狠。
  他命下人“秘密“”处理掉。并对外说婴儿先天营养不足,一出生就死了。
  下人很不忍心扔掉,但必须听从命令。
  起初甄玄灵听到弟弟出生,放下手中玩物,跑去看望母亲。
  5岁的甄玄灵在院子角落目睹下人抱着孩子匆匆离开这一幕。
  她站出来呵斥下人,下人看到很慌张。下人一咬牙,大快步赶紧离开甄宅,玄灵很机灵,忽然扑过去抱住下人的腿不愿松手,哭着不肯放手,并且大喊。
  现在是冬天的凌晨时分,很多人忙完之后,早早入睡,再加上下人选了甄宅最偏僻的后门,基本上没人听见。
  而下人不敢挣脱,改变莽撞方式。他轻声跟玄灵说小少爷他得了重病,得出去看病。
  玄灵才5岁,但也不可能轻易被这种谎言哄住。依旧不依不饶,愈加抱得更紧。
  最后,下人无奈地把小少爷给玄灵看。
  一见弟弟全身长毛,幼年的玄灵哪里知道什么,只明白弟弟病得不轻。
  呼,总算是摆脱成功了,仆人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这是我的护身玉佩。”玄灵边说,便解下玉佩帮甄豫带上,捏着小少爷脸蛋,“好起来哦。”
  “治好了就给我快马。。。。加”女孩晃着小拳头,厉声道“快马加鞭滚回来。”
  吓得仆人翻滚,很快消失在玄灵视线里。
  玄灵最终还是放走了仆人。
  。。。
  裹在布里的孩子一直在哭,声音很大,可风雪来的突然,迅速地盖过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寒冷冰夜里,他们连夜出城。
  下人即使万分听从族长的话,可还心存半分善心。他没有随便在城外郊区扔下孩子。
  他想找到猎户人家,把孩子寄放在那里。
  可是雪下得越来越大,仆人衣服穿得本就很少。完全撑不住在雪中行走,终于他选择撇下孩子,独自回城。
  对不住了,小少爷。
  雪地上一只白色野兽漫步前行,通透灵性。
  在仆人放下婴儿时候,突然一头5尺高大的白狼袭击了他,防不胜防,直接咬碎脖子。
  白色暮霭雪地上,只留一滩长长的血迹。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