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一章 集体洗脑

#87wx.net
(28+)
从我们暗地里搞事那天算起,抢矿联军大乱了七天七夜,主要原因是第二大和第三大势力因为一些误会怼了起来,双方在冲突中又把很多亲近势力也牵连了进去。
这一场大战打到最后也没分出个胜负,狂犬兵团人多,黑背军团支持者多,两家打得是头破血流人仰马翻,等到最后实在打不动了才想起来坐下聊一聊。
这一聊误会就解开了,黑背说狂犬的人勾引了别人老婆,狂犬的人说那个胖子是随侦察队失踪的一名成员,肯定是被别人栽赃陷害了。
双方知道自己被骗了,大为恼火,在联军中发起号召,非要找出套路他们的幕后黑手一决死战!
还一决死战,你俩都决成什么样了,硬是从第二和第三决成了并列倒数第二,剩下的人数就比那低调老实又听话的闹春游侠团多一些,还有那么多中小势力跟着你们吃锅烙被团灭的呢。谁再响应你们的号召,那真是自己想不开了,可咱也没什么值得想不开的呀,咱老婆又没被扑,咱家事业又没功亏一篑。
狂犬兵团和黑背军团已经没有发言权了,只能哑巴吃黄连,灰溜溜的撤了出去,这次行动亏出老血,以后改名换姓东山再起吧,原来的名头是不能用了,太丢人。
随着两大势力的撤出,和诸多中小势力的受累覆灭,围攻春游镇的抢矿联军缩水了八成以上,就剩一个叫做秋田公会的最大势力独撑大局,其他小门小户的已经不打算去认真的攻城了,明显没机会,但他们还在打如意算盘。
抢矿联军兵力缩水,但此前的协议还在,只要秋田公会打下春游镇,这些小门小户一样可以瓜分煤矿的五成收益。所以他们没有退出,而是继续守着协议准备分蛋糕吃。
我们乐得看着原本近乎无解的局面向着越来越有利的方向发展,照这个节奏,最后很有可能是春游镇和秋田公会的1V1对决,那我还怕和屁呀,秋田公会就是个一万来人以战宠为主战力的组织,以春游团和春游镇的实力,绝对应付的了。
事实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除了几股小势力为了维护协议,再次组成了监管机构来制衡秋田公会之外,一切都在按照我的预估节奏进行着。
我做为闹春游侠团的团长,也被吸纳进了监管机构中,挂了个常任理事的名头,听着挺高大上哈,那是没听听别人的,这主席那秘书长,最不济的就是我这个常任理事。
七日内战结束后的第五天,监管机构召开会议,商议是否可以重启轮攻春游镇的计划,机构主席让大家按职务由低向高排序发言。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我深深的感到自尊受挫,我这到哪都拔尖儿的人,多久没当过小老弟跟屁虫了。
我假装看了看出席会议的队形,故作不满道:“秋田公会的代表又没来呀?”
一名理事长立刻用教训晚辈的口吻提醒我:“不要天真了,他们现在一心想撕毁抢矿联军的协议,甩掉我们独吞春游镇煤矿,我们这个组织就是为了制衡他们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来参加会议嘛。”
“哦,有道理,那既然是这样,我们就集体表决,直接让他们去攻城不就完了嘛,何必还按照原来的秩序,那得多排多久呀,别又再有什么变动。”
一名比理事长大一级的外交官道:“都说了是用协议制约秋田公会,我们首先得自己做到遵守协议呀,按顺序轮流进攻春游镇就是最基本的协议规则,这一点是不能变的。”
我点头:“原来如此,这么多天秋田公会一直按兵不动,想必就是等我们做出破坏协议的事情来,比如说某一家没按耐住,提前抢攻了春游镇!”
外交官上一级的机构部长点头道:“你分析的没错,秋田公会绝对不会甘心舍弃五成的矿产给我们,一定会想方设法让我们违约。岂不知我们同样不会轻易放弃,只要我们不率先违反协议,他们就不敢不顾我们这么多组织的态度意见,独吞春游镇煤矿。”
我又提出问题:“那么我们下一步具体该怎么做呢?”
监管机构二把手秘书长起身回答:“我觉得我们一定要尽快重启协议,展开对春游镇的轮攻,我怕时间久了,秋田公会会拿协议的时间有效期来说事儿!”
我一指最后的一把手主席:“都说完了,你也说说吧。”
主席拘谨的挪了挪身子:“好的,我没什么意见,闹春理事拿主意吧。”
我利用自身的气场带动着会议气氛,不知不觉就把自己从一个小老弟变成决策者了。
他们依旧全都看着我,只是不知不觉间目光已经从轻视变成了自己都理解不了的重视。
我哼哼一笑:“你们还没反应过来吗?等着我们重启轮攻计划,就是秋田公会的阴谋所在啊!”
“什么!”
面对众人的震惊,我冷静的分析:“秋田公会一万多人,加上战宠接近两万单位,困在这荒郊野外深山老林的,承担的消耗面对的问题比我们多的多,可是他们硬拖着不提重启轮攻计划的事,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坚信,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就会主动重启轮攻计划,而这个轮攻计划中,存在着一个足以让他们判定我们违约,进而撕毁协议的漏洞!”
我语气阴森带有明显的抑扬顿挫,把他们说的一脑门儿冷汗。
主席是这个机构中势力相对最大的一方,最怕协议失效落得个无功而返:“闹春理事,你为什么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