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十四章 泽皮亚的末路

#87wx.net
(22-)
“失控了反而更恐怖了……不考虑操纵驾驭,你这个复制做得还真是完美,所有的Faker之中就属你最强没办法。”

看到下方夸张一幕的慎二啧啧感叹。

“公主殿下,请求动用‘地之锁’。”

“许可。”纯白的吸血姬微微颔,以示同意,“务必将敌人歼灭,我的骑士。”

“yes,yourmajesty!”

慎二右手握拳,敲击左胸。

“显现吧,束缚真祖之银链!”

一条二指粗细的银色锁链凭空出现,随着慎二手指的驱使如同一条蟒蛇绕着“指挥者”不停旋转。

“指挥者”不断释放地强大力量和幻想根本无法阻拦锁链的缠绕,在触碰到锁链的瞬间冰消瓦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锁链将自己紧紧绑缚。

“这…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因为慎二投射的思念规模不大,又或许是因为泽皮亚的用思考分割切割出了一块没有受到影响的安全区,总之这位差点被“精神炸弹”炸成白痴的吸血鬼恢复了言语和行动能力。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地之锁’,专门用来束缚真祖的锁链。”

慎二最初在千年城看见的,充斥整个封印之间的便是这种锁链。那是由公主殿下本人制造的对真祖专用武装,能够最大限度地封印真祖的力量。

爱尔奎特是吸血鬼的处刑人,她处刑的对象不仅有死徒,还有堕落的真祖。

真祖是自然的宠儿,拥有近乎完美的身躯,只靠思考就能改变现实。他们唯一的缺陷是与日俱增的吸血冲动,一旦压抑不住吸血冲动,真祖就会堕落为魔王。

堕落的真祖也是真祖,而且因为不需要压抑吸血冲动,力量得到完全解放,就算是爱尔奎特想要杀死他们也很困难,为此她专门制造了锁链来针对真祖。

在她因为罗阿而吸血后,锁链的针对目标还多了她自己。每次杀掉罗亚,她就会回到千年城,将自己重重锁住,禁锢在王座上,以此来压制自己的力量和吸血冲动。等到消灭罗亚的那一天,她就会以这样的形式陷入永眠。

对于真祖来说,血就是毒品。只要不吸血,冲动就会不断增加,而一旦吸过第一次,下次要抵抗这种冲动就要付出双倍的精神力。爱尔奎特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抵抗不了吸血冲动,所以她借着某个看似玩笑的契机将锁链以幻想的形式托付给了慎二,万一她哪天失控不管是想要吸血,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就用锁链将她封印。

以爱尔奎特的天然,当然不会想到去给锁链取名字,名字由慎二自己所取,灵感来源于吉尔伽美什最珍爱的宝具“天之锁”。

“天之锁”是对神宝具,神性越高,挣脱就越困难。真祖也算是神,但存在方式不同,没有神性,因此取了个相对的名字。

到目前为止,慎二还没有动用过这条锁链,直到这一刻,用来对付“虚伪”的真祖。

束缚的“指挥者”因为锁链的封印,力量衰弱,动弹不得。

慎二再度握住别名为“不死杀”的宝具“猎蛇之镰”,走向做最后挣扎,仿佛坏掉的炼金术师。

“呜呼,一见而惨痛也悲也喜也。汝等谓如蝼蚁之辈,如同尘芥之华之生命也!”

“斯等名角之奋战将付之一炬。鼠辈啊!旋转吧!将秒针倒转之!将诞生倒转之!将世界倒转之!”

“旋转!旋转!旋转!旋转!旋转!nightRu1erTheB1ooderdea1er!(暗夜统治者·血腥牌)”

包裹吸血鬼全身的黑色雾气旋转弥漫,将周围染黑。然而,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不被慎二放在眼里,最纯正的太阳之炎聚合显现,将黑雾扫清,恢复清明。

“情报收束!cast,复制指挥者!切断!切断!切断!”

泽皮亚还没有放弃,用最后的计算力制作出了新的复制体,一个让慎二又一次呆住的复制体。

当然不可能还是公主殿下,如果泽皮亚还能再复制一个公主出来,慎二立刻召唤出天马撤退。他愣住是因为这个“复制体”他依旧很熟悉,和这个人相处的时间虽然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却对他的人生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这个人教他武技,这个人传授他魔术,这个人赋予他知识,这个人真正让他明白什么是强者,又该如何成为强者。

她的名字是斯卡哈,不老不死的影之国女王。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慎二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嘴里轻声呢喃。

他停下,泽皮亚可不会,复制体手中红色的双枪如同两道闪电,以狂风暴雨之势袭向慎二的要害。

眉心,咽喉,心脏。

左肩,侧腹,下阴。

左上,右下,六次连击。

这是只有枪术已臻神域的级高手才能实现的伟业。

“没用的。”

一声叹息,慎二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条条由灵子凝结而成的手臂,复制体的枪硬生生停在离慎二只有咫尺的地方,连同她本人一同被手臂禁锢。

“这应该是利用第一次刺中的我的机会截取了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强者烙印吧。想法很好,但我不得不说,你选错人了。”

慎二的本体一挥镰刃,将复制体懒腰斩断。

“她的实力的确很强,也对我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只可惜,记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