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七章 月之冕射你一脸

#87wx.net
(22-)
这样都杀不死他吗?

不止一个人感到了无力。聚集在水晶球前的人除了五月,没有谁是弱者。虽然不在现场,但通过画面依旧能看出慎二的那招“天降正义”有多么强大,那是连大魔术都不一定能达成的破坏力。

可就是这样的攻击,毁灭了三十道幻影的攻击却并没有给吸血鬼带来伤害,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紫苑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秋叶问道。

不仅是她,所有人都想知道,如果不能找到答案,打倒“瓦拉齐亚之夜”就无从谈起。

“……”

出人意料的是,向来有问必答的紫苑这一次什么都没有。

“紫苑小姐?紫苑小姐?”

秋叶侧头看去,发现紫苑表情苍白,身体紧紧缩成一团,全身颤抖。

“紫苑小姐,你没事吧?”

直到这个时候,紫苑才回过神来。她把手放到嘴边,用力咬破,就这么咬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回答道:

“没事。”

“真的没事?”莉兹拜斐目光定格在紫苑被咬破的左手,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

“没事,就是有点用脑过度。”紫苑的表情又恢复了刻板。

“这是阿特拉斯出身的炼金术师的通病,精神力消耗过大就会这样。”

“那你注意休息。”

听到橙子这么,莉兹拜斐也不再纠结。

“啊,好。”

紫苑连忙点头,余光悄悄转向橙子,却见对面也在看自己,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由心中一惊。

难道她……看出来了?

“秋叶小姐,你刚才什么?”

“我想问‘瓦拉齐亚之夜’是如何从先前的攻击中存活下来?”

“关于这一点我没有得出准确的答案,不过,根据目前的情报分析,‘瓦拉齐亚之夜’很有可能已经和自然同化,成为一种现象,就像海市蜃楼。”

“那要怎样才能打倒他。”

志贵坐不住了。直到刚才为止,他都想着用自己的魔眼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只要是活着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杀给你看这是两仪式对于“直死魔眼”的评价,但问题是现象能算活着的东西吗?就算是,自己能理解他的“死”吗?

“不知道。”

紫苑叹了口气。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她露出如此明显的情感,这种情感名为绝望。

“‘塔塔利’的变化已经超出了我的计算,我一直以为‘塔塔利’只要身体崩溃就必须要到下一个周期才能再出现……”

她这三年来费尽心机,把一切都赌上了,就是为了打倒“瓦拉齐亚之夜”,可现在

这时,橙子突然道。

“还没到绝望的时候,你们仔细看。”

仔细看?看什么?

当然是水晶球,准确的是水晶球中的间桐慎二,他还是那副游刃有余的态度。

即使“瓦拉齐亚之夜”重聚,即使幻影再现,他的脸上仍然挂着微笑,像是坐在舞台边的评委,对着台上的选手品头论足。

“首先,我需要承认,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能用这样的方式将自己与自然同化不断绵延下去。或许你的战斗力在死徒中算不上顶尖,但续命的能力确实是是当世最顶尖的。以你的天资,如果不走这条路,必将引领一个时代。”

“呵呵,不要急着摆出这种高姿态,你的追求我知道,也很佩服。只可惜,你我立场不同,你是死徒,而我答应过两个人,要帮她们狩猎死徒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了吗?”

“我会用什么方法,你马上就知道了”

慎二又一次将手指向天空。

“天降正义第二发!月之冕,射你一脸,代表月亮消灭你。”

依旧是月色之下,依旧是纯白显现。

不同的是,这一次出现的不是白光,更不是陨石,而是一个人,一个女人。

一身华美高贵的白色礼裙,柔顺的金色长发垂到腰际,一双金色的眼眸散发着无尽的威严。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汇聚在她的脚下,她踏着月光走来,走落凡尘。

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所有人都生出同样的念头,这个女人就是月亮的化身。

女人降临的瞬间,黑雾突然开始沸腾,似乎是在畏惧,又似乎是在质问。

谁,你到底是什么人?

“代表月亮的审判者朱月,如此自称没问题吧。”

话音刚落,天台中央的黑雾,不管遭受何种打击都能重聚黑洞般的雾气中心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强风。

在这股强风的作用下,黑雾在短短的几秒钟内被扫荡一空,连同再度具现的幻影一起。

当黑雾散尽,幻影崩毁,天台之上突然多了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百年前流行的士服,外面裹着一身宽大的斗篷,黄色的披肩不断颤抖,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庞因为愤怒和惊愕而变得扭曲,连带着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癫狂。

看到这个人,紫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失声惊叫着。

“这怎么可能?泽皮亚·艾尔特拉姆·奥贝隆!!!‘瓦拉齐亚之夜’变回了原型?”

不仅是紫苑,泽皮亚自己也在大叫着:

“不可能,绝不可能发生这种离奇的事情。就算你是真祖的王族,也不可能把已经变为现象的我打会原型。”

“无知。”

公主殿下高傲地扬起雪白的脖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