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二章 少女要和我学魔术吗(上)

#87wx.net
(27-)
“父亲大人,快过来,大家都在等您。”

“父亲大人……”

“父亲大人……”

“槙久老爷……”

“老爷……”

最活泼的志贵带头叫嚷着,记得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很怕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还带着本就不安分的四季和最听话的秋叶一起胡闹。

还有琥珀和翡翠,笑得这么开心,应该是还没到那一天吧,那个自己为了保持理性,压制翻转冲动犯下最不堪的罪行的那一天。

啊啊,真怀念啊,那个时候。

槙久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他放慢脚步,就像一个最普通的家长,一脸祥和地走了过去。

可是,没走几步,还没有走到那群孩子身边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胸口一痛。

低头一看,一把随处可见的菜刀精准地刺中了自己的心脏,从前胸直插后背。

菜刀的主人是一位穿着深色和服的少女,那一头粉色短发是如此的熟悉,陪伴他读过无数个疯狂的夜晚。

“是琥珀啊。”

力量随着血液不断流逝,槙久脸色变幻,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你还恨我吗?”

“恨,你毁了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琥珀抬起头,可爱的脸蛋上沾满了泪水。

“是啊,毕竟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双手颤抖,似乎想要举起,却没有真的付诸实施,不知是放弃了还是单纯没有力气。

“但是我只会恨你一个,不会恨秋叶小姐和志贵少爷。”

泪水断线般滑落,表情却依旧漠然,语气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所以消失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

“那我就可以放心了。”槙久闭上双眼,如释重负。

幻影来源于真实,这一刻的心情绝非虚假,那是这个生命走到尽头的男人最后的愿望,一生徜徉于黑暗之中所渴求的最后救赎。

他,心满意足,任由菜刀剥夺自己最后的存在,灰飞烟灭。

披着斗篷的身影出现在琥珀身后,伸手将这位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完成绝杀一击的少女扶住。斗篷下的金色眼眸荡漾着连她自己都不理解的复杂情绪。

妖术斩法,加藤段藏将自身特性和一身所学融会贯通后所创造出的独一无二的绝技,也是她真正的杀招,而名为“夕颜”的更是其中的奥义,必杀一击。

因为太过残酷,段藏一般不愿意使用。不过现在,从琥珀的脸上,她看到了不一样的意义。

“神明不会毫无理由地就把力量分出去,但是这份意义只有自己才能决定,没有他人,甚至于神明这种暧昧的东西介入的余地。”

橙子最后吐出一个烟圈,将烟蒂掐灭。

翡翠侍立在一旁,不是偷瞄一眼下方的姐姐,眼中有担忧也有释然。

庭园之中,琥珀用力擦干泪水,又拍了拍脸颊,恢复平时的开朗活泼。

她颇有干劲地握紧拳头,元气满满地说道:“接下来要加油了,先从收拾院子开始翡翠,来帮忙。”

“来了,姐姐。”翡翠连忙答应,匆匆对着橙子鞠了一躬,向着楼下跑去。

“主人,我”段藏撤去斗篷,抬头望向橙子。

不等她说完,橙子随手一挥:“去吧,你也去帮忙,让我一个人静静。”

“段藏遵命。”

“瓦拉齐亚之夜”本该是毁灭性的灾祸,因为他会针对人类心灵的弱点,具现出人类最恐惧的事物。但是,弱点不一定永远是弱点,恐惧也有可能战争,当人类超越了这一切,这就不是灾祸,而是福音。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早在很多年前,古人就总结出了这样的道理。

志贵、琥珀乃至秋叶和翡翠便是如此。

外出的一行人回到家中的时候,一切已然尘埃落定,连事后的清理工作都已完成。

算准时间的橙子在会客室等待,琥珀在厨房准备宵夜,翡翠则刚刚泡好了红茶。

紧接着,一场历史性的会面就此展开。

参会的人有

日本本土的神秘势力巨头,东京都一代的管理者,远野家家主,混血魔人远野秋叶。

神秘世界两极之一圣堂教会代表,异端审问骑士团的团长,莉兹拜斐·斯托琳多巴利。

神秘世界两极之一魔术协会中最神秘的部门,阿特拉斯院未来的院长,炼金术师紫苑·艾尔特拉姆·阿特拉西亚。

同属魔术协会,得到本部时钟塔最高评定的“冠位”人偶师,卢恩使,魔术师苍崎橙子。

以及随同人员若干……

好吧,其实随同人员才是值得重点描述的对象,上面的那些可以在名片上印上好几排的大人物们反而没什么好说的。

秋叶,亲手赶走所有的族人。

莉兹拜斐,没带部下。

紫苑,单独行动三年,还被阿特拉斯院下了通缉令。

橙子,更不用说,大半个神秘世界都知道她是个风一般的女人,虽然用“疯”的时候更多一些。

换句话说,这帮身份显赫的女人这次是脱了外衣来的,除了代表自己,谁也不能代表。偏偏这四个人中有三个人都是雷厉风行的实践派,连寒暄都没说几句。

倒是没啥身份,全场作陪的志贵以及弓冢五月值得好好说一说。

没错,弓冢五月跟来了,主动要求跟来的。

为此,还专门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谎称要去朋友家合宿这还是她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第一次对家里说谎。正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