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六章 真傻

#87wx.net
(19-)
蜘蛛。

自称“志贵之罪”的杀人鬼评价的一点都不错,他自己和紫色的少女确实像两只蜘蛛。在同一片领域中,互相狩猎。

手持短刀的少年的动作早已脱离了人类的局限,他是一只狼蛛,在地面墙壁甚至屋顶中上下游走。似乎这里对他来说不是狭窄的巷道,而是宽广的狩猎场。

不仅是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更可怕的是他的整个移动过程没有出一点点声音,除了在地上留下的,蛇一般不停扭动的影子外,几乎捕捉不到任何的痕迹,充分展现出了蜘蛛行动的诡秘。

然而这样诡秘迅的行动在紫少女面前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以为她也是一只“蜘蛛”,正在“结网”的蜘蛛。

值得一提的是,蜘蛛是比喻,结网却是单纯地叙述事实。少女的战斗方式就是结网,用比头丝还要细的线在周围的空间中纵横交错,布下一张大网。

千万不要小看这张网,构成网的线上虽然很纤细,却拥有着堪比刀锋的锐利程度,以杀人鬼的移动度,稍有不慎就会割伤。

一身紫色的少女盘踞在这张大网的最中央,耐心地等待猎物的上钩。一时不上钩也没关系,少女会慢慢扩张自己的网,直至将猎物网住。

一个以肉眼难及的身法移动,另一个以夸张的度结网,两只人形蜘蛛以各自的方式准备着,小心试探着。

第一波正式交锋很快到来,丝线之网蔓延到杀人鬼原先立足点的瞬间,匕在月光之下划过一道惊艳的弧线。与此同时,诡秘的移动风格突然转为霸道,驾驭匕如同火花一般迸溅出来。

以凶猛勇悍著称的狼蛛终于亮出獠牙,快穿过由重重丝线构成的网,直刺网的最中央,紫色少女的要害。

只是短短地十几秒,他已经找到了蛛网的最薄弱的地方,悍然起进攻。

“锵”的一声,短刀与少女的左手出了碰撞。

是的,左手,“锵”。

瞄准少女头部的短刀与少女的手掌后者的掌心有一团若有若无的银色,那是细线聚合而成产物,正是依靠它,少女才敢于用手去阻挡少年的短刀。

一瞬间,犹如彼此的武器一般,两人的视线交错了。

杀人鬼那充满黑暗欲望的嗜血眼神,还有少女那冷漠地不带丝毫温度的目光。

杀人鬼“嘿”的一笑,一口气往后远远跳开。

少女的动作比他更快,只见左手猛然收紧,杀人鬼突破的蛛网瞬间收拢,将他的退路牢牢封死。与此同时,她修正了持枪的右手,枪口瞄准了杀人鬼的脑袋。

没错,到目前为止的一切都在少女的计算之中。那个看似薄弱的突破口是她故意留下的,她虽然跟不上杀人鬼的动作,但她可以通过自己的布置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

善于捕捉空隙的杀人鬼果然中计,一举突入,在挡住他的一刀后,收网的时刻到来。

过十条丝线交织变幻,仿佛是一台切割机,其锋利程度甚至可以切开钢铁,刚才她粉碎地面的就是用的这种方式。而这台切割机还不是最终的手段,它的目的只是迟滞杀人鬼的动作,只要杀人鬼的动作慢了下来,少女的子弹就会打爆他的头盔。

不过身形单薄的杀人鬼并没有按照她预想的那样被自己的丝线迟缓,更没有被切开。在千钧一的紧要关头,连连挥动匕,在一秒的时间内挥出了过十刀,硬是在封锁网中撕开了一道豁口,突破出去。

当然,为了突破封锁,他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左半边身体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切割伤,用来护住头脸的手臂更是惨不忍睹,连骨头都出现了裂纹。

杀人鬼悄无声息地落在墙壁上,苍白的脸上虽然难掩痛苦,却流露出了更多的欣喜。鲜红的舌头扫过嘴边的血迹,带起一个比猛兽更加狰狞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好极了,就是要这样才对啊,不这样就没意思了。杀戮,献血,才是与这夜相称的舞台,才是‘塔塔利’想要看到的剧本!女人,你和我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我渴望杀戮,而你渴望献血,正如……”

“闭嘴!”紫少女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怒容,手中的枪出了咆哮。

理所当然地没有命中,扣动扳机的瞬间,杀人鬼双脚用力一蹬,几乎是贴着子弹的弹道再次冲入了少女布下的大网就从他刚才脱离的地方。

先前的缝隙是少女故意留下,但脱离用的口子是杀人鬼亲手撕开,这才是捕猎网唯一的空隙,也是出少女计算的破绽。

“不好!!!”

少女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杀人鬼的獠牙已经近在咫尺。

少女匆忙用手枪去挡,却被轻易绕开,用丝线包裹的左手也只是一样。

快,太快了,受伤不仅没有影响杀人鬼的动作,反而激了他的凶性。

这一刹那,少女甚至不知道敌人是怎么绕开自己的防卫,来到自己身后的。

她只能听到身后突然出现的血腥味,以及匕切开空气的声音。

结束了。

绝望的念头刚刚升起,紫色的少女就觉得有什么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把自己扑倒在地,逃过了被匕刺穿心脏的悲惨命运。

迅驱散由撞击而来的眩晕感,少女看清了抱住自己的人是最开始被盯上的学生,与杀人鬼的正体有关的女孩子,名字是弓冢五月。

“你,你没事吧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