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四章 路地里

#87wx.net
(22-)
路地里,日本汉字组成的词语,翻译成中文是小巷子,即狭窄的街道,多指两幢建筑之间的狭小通路。

因为狭小,所以少有人经过,所以隐蔽,所以成了很多城市阴暗面滋生的地方。

随着时代的展,社会的进步,当城市的表面越来越光鲜亮丽的时候,也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将这个词和不良、犯罪、地下交易等等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

弓冢五月。

一个后世意义上典型的现充,典型的“女神”形象不含贬义,纯粹是褒义。

家世良好,父母都是成功人士,高收入人群。

本人甜美可爱,家教良好,性格温柔,除了头是栗色的,其他都符合日本传统的大和抚子形象。

在校成绩优秀,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都对她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这样的一个人,集各种美好于一身的一个女生,注定会拥有幸福一生的女孩子,本不该和路地里这种越贬义的地方扯上关系。而她所受的教育和日积月累出的常识也告诉她,不该和这种地方扯上关系,最好一辈子都不要。

然而命运这个混账东西总喜欢不按常理出牌。在那一天,正常行驶在大路上的命运车轮突然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莫名奇妙地转了个方向,挂进了路边的一条岔路。

这条路狭窄险峻,稍有不慎就会车毁人亡的危险。

那是一个晚上,少女刚刚结束了暑期补习班的课程,踏上了回家的路。

虽然最近总是听说有人失踪,警方也布了通告,希望大家晚间出行时一定要小心,不过这对于五月没有什么影响。补习班开在市中心,她的家则是离市中心不远的高档住宅区,走的地方都是宽敞的大街,沿途常年有警察巡逻,是治安最好的区域,所以五月并不担心自己会生什么事情,直到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看上去有些单薄的纤细体型,不爱搭理所以显得有些凌乱的头,朴素的白衬衫和黑裤子,一点都看不到少年人应有的朝气。

不会错的,这种城市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见的打扮,她只在一个同龄人身上见过。一个明明不起眼,却让她悄悄关注了好几年的男生。

他的名字是,远野志贵。

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时候是在初中。除了身体不好总是贫血外没什么特点的男生,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注意到他,明明是那么的普通,在班里的存在感可以说是倒数。或许是一种感觉,一种脆弱的感觉,待在这个男生的周围总觉得连空气都是如此的脆弱,仿佛一碰就会碎裂。

当然,这种注意只是偶然的一瞬,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她的周围总是有很多人,他总是孤单一人,最多和那个不良学生有些许的交集。

真正被他吸引是在国中二年级的寒假。学校的羽毛球社在寒假里有集体活动,她作为成员之一理所当然地参加了,并在活动结束后和社团成员一起收拾归还各种体育用品。

羽毛球社使用的仓库因为使用了很多年,大门有点问题,关门的时候不小心就会自动上锁而这个锁从里面是打不开的。

当时天气很冷,没来得及换下运动装的女生们怕冷,就关上门整理器材,于是就被反锁在了仓库内。女生们大声呼救,希望有人能来帮帮她们,但她们也知道希望很渺茫,因为天快要黑了,学校里很可能已经没有人在。女生们被困在黑暗的仓库里,又冷又饿,就在她们哭泣的时候,仓库外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

“里面是不是有人在?”

平静,甚至有些冷淡,那种毫不在意的样子让被困的女生们感到非常生气。羽毛球社的主将,一直在为把大家困在这里而自责的学姐爆了,直接抓起一根棒球棍砸在了铁门上。

男生的声音终于有了波动,似乎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告诉女生们老师已经回去的事实。

包括她在内的女生们彻底绝望了,她们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却有可能面临最糟糕的结局待到明天早上。

这时,男生又敲了敲门,平静地说着:“如果帮我保密的话,这门也不是不能开。”

羽毛球社的主将更火了,又是一根棒球棍扔向大门。

“如果那么容易开就不需要帮忙了啦!”

这话还没说多久,大门就开了。大家都以为是主将丢的棒子起了作用,很高兴地跑了出去,只她她注意到了静静的站在门后面的病弱少年远野志贵。

她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站在门前哭泣,哭红了眼,哭花了脸。

少年拍了拍她的头,用平静地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赶快回家,随便吃点东西吧。”

听上去很敷衍,却意外地让她觉得温暖。

回想起来,吃东西不正是让身体温暖起来的意思吗?就不能用更好一点的表达方式吗?

但这正是他吸引她的地方。

校园里的偶像,人气王?那不过是外人的误解。真实的她其实很胆小,所以总是在屈就别人,就算心里不想也总是表现的和和气气的,结果不知不觉就被称为偶像如果可以选,她甚至不想来学校。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所以格外憧憬自然而然,真实不做作的人。

志贵就是这样的人。一次普普通通的交谈,却为她打开了一扇新的也是心的大门。

从那以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