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一章 紫苑

#87wx.net
(19-)
有一位少女。

她是名副其实的天才,但因为她出身艾尔特拉姆家,因此从出生起就一直受到周围人的歧视。

艾尔特拉姆家,曾经是魔术师中屈一指的贵族家系,在魔术协会三大部门之一巨人地窖·阿特拉斯院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家族最鼎盛时期甚至出过被冠以“阿特拉西亚”之名的魔术师,那是阿特拉斯院最高荣誉,持有此名者将代行学院的意志。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份鼎盛会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冠以“阿特拉西亚”之名的魔术师自甘堕落,违反了阿特拉斯的禁则,通过外部研究成为吸血鬼,其结果导致艾尔特拉姆家族的权威一落千丈,成为没落的贵族,背负一生都无法消除的罪孽,代代受到阿特拉斯院的歧视与排斥。

如果是普通人,长期处于这样的环境早就疯了吧,不疯也会留下浓重的心理阴影。但少女没有,她一边承受着异样的目光,一边努力学习,用优秀的成绩证明自己,一边默默清赎祖先下的罪孽。

就这么一个人,孤单地努力着,前进着,最后达到了无数炼金术师梦寐以求却终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阿特拉斯。她和那位堕落为死徒的祖先一样,被冠以“阿特拉西亚”之名,成为了唯一的院长候补。

是的,唯一。如果不是唯一,她根本不可能获得这个名号。因为歧视、排斥艾尔特拉姆家已经成为一种政治正确,一种学院独有的“文化”,从上到下,从教官到学生早已习惯了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某种意义上说,阿特拉斯院的氛围比时钟塔更加糟糕。

但是,老天给这群魔术师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偌大的阿特拉斯院只有她拥有继承学院的所必须的能力,简直是讽刺至极。

谁也也没有想到。

学生、教官又或者与学院相关的其他人都因为这不可能的事情失去了冷静,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抗议还有逐渐蔓延开来的恐慌。

“阿特拉西亚”不单只是一个名号,它的权限仅次于院长,能够赋予其他人教官的资格,享受与特使同等的待遇。

真没想到。

让人吃惊。

不敢相信。

令人怀疑。

不能原谅。

无法形容的责难声如同诅咒一般充斥着少女的周围,她却并没有吃惊,因为她早已习惯,只是觉得无趣。

什么都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

排斥、孤立。虽然她现在站在了有权排斥他人的立场上,但她并不会这么做。

少女是骄傲的,艾尔特拉姆家族同样是骄傲的。哪怕被称为罪人,艾尔特拉姆家族是流淌着尊贵血脉的一族,因私情而滥用权力这种事她绝不可能去做,而且少女对这些庸庸碌碌的人们不抱有任何感情,尽管曾经排斥过她的那些人并不相信。

少女和周围的关系依旧疏远,以前是周围疏远她,现在是她主动疏远周围,本质上没有区别。

少女继续独自生活,作为一个优等生,在自己的研究室里纠正一下,还是有一点改变的。得到“阿特拉西亚”之名后,她拥有了自己的研究室,可以更好地疏远周围。

因为没有任何人对她来说是必要的,她也没必要和任何人扯上关系。

她是这么认为的。只是,在不经意间,她也会抱有一丝迷惘。

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到底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

怀抱着这样的烦恼,她接受了教会的邀请,参加讨伐吸血鬼的行动,行动的目标正是她的先祖泽皮亚·艾尔特拉姆·奥贝隆,“死徒二十七祖”第十三席“瓦拉齐亚之夜”,导致艾尔特拉姆家族没落的罪魁祸!

那是三年前,1998年,一个炎热得不正常的夏天。

少女的名字是sion,紫苑,一个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很好听的名字。

◇◇◇

“紫苑·艾尔特拉姆·阿特拉西亚。”

已经13岁的慎二快浏览着电脑中的资料,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居然是她的通缉令,这可真是有意思了。”

1998年夏天,“瓦拉齐亚之夜”再现,教会专门组织了骑士团前往讨伐,结果却是惨不忍睹,骑士团全军覆没,只有紫苑一人逃脱。

教会和阿特拉斯院迫切希望紫苑能回去说明一切。然而,这位最后的幸存者不仅没有回去,反而不断躲避双方派出的搜寻人员,甚至还在这个过程中违反了阿特拉斯的禁忌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与他人交换。在阿特拉斯院你可以研究一切你感兴趣的东西,唯有一条禁则不能触碰自己的成果只能对自己一人公开。

于是,阿特拉斯联通教会出通缉令,因为阿特拉斯院和时钟塔同属魔术协会,时钟塔也给予了一定的协力。

最新消息显示,紫苑来到了远东地区,有很大可能进入日本。于是,罗蕾莱雅给慎二了封邮件,请他帮忙找人,并附上了一份由阿特拉斯院提供的资料。

从罗蕾莱雅连电话都没打,只了封邮件的态度看,她其实无所谓能不能抓住紫苑,就是例行公事,看来魔术协会三大部门的关系确实很一般。

不过

“如果你知道紫苑现在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你就不会这么无所谓喽。”

对于紫苑,慎二还是比较了解的。因为她也是型月的女主角之一,登场于游戏和同名漫画《me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