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六章 回家真好

#87wx.net
(19-)
以秋叶的傲娇,不,应该说是冷娇性格,是拉不下脸面用这样的迎接方式。

正常来说,志贵回来按门铃,琥珀开门将志贵带到起居室,然后清清冷冷地说着没有重逢氛围的话语,强调家规后将翡翠指派给兄长作为专属女仆,吃上一顿无声的晚餐。

秋叶知道这种方式很糟糕,也讨厌会这样安排的自己,但到了最后,她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这么做因为她实在不知道改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最爱的哥哥。

结果,明明双方都挂念着彼此,却因为错误的操作搞得气氛很僵,人为地制造出隔阂,简直是神坑。

幸好,秋叶有两个好军师。一个是能洞悉人性的橙子,另一个是对远野家了若指掌的慎二。有这两个人在,怎么可能让秋叶用错误的打开方式。

对于分别了多年的家人,先要做的是缓和时间带来的疏离感。其中最有效的缓和方式是重现往昔的记忆,让他认为什么都没有改变。当疏离感被淡化,接下来的相处就会变得融洽许多。

所以两人特地设计了先前的一幕,为此还不惜违背待客的礼仪,让两个客人出门迎接,为的就是让志贵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三个女孩同时出现,给他以最强的既视感。

而志贵脸上的表情也很好地证明了这一设计的成功,看到那和儿时如出一辙的温和笑容,秋叶、琥珀和翡翠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有了这样的基础,这一场阔别七年的重逢注定是美好而温馨的。

当然,因为两名从观布子市赶来的意外来客,还是免不了一些小插曲。

两仪家的继承人,两仪式。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秋叶的眼神瞬间变得险峻,气势也变得锐利起来。

她清楚地记得慎二和她说过的话语有个音同样是shiki的女人和志贵关系很好,两人还成了义姐弟。

本以为是慎二故意逗自己,没想到是真的。

堂堂两仪家未来的家主,从观布子市赶来只为送志贵回本家,亲姐弟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份上。

而且……看到式那消弭了性别的美貌,秋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虽说秋叶自己也是美人,两人的身材也差不多(都是平板),但式和志贵之间实在是太融洽,仿佛他们才是家人,自己只是外人,这让从孩提时代开始就一直恋慕哥哥的秋叶如何能忍。

另一方面,式的态度也变得有些诡异。两仪家是现存最大的退魔家族,远野家是“魔”的领袖。本来式是懒得管这种无聊的阵营对立,可既然秋叶表现出了敌意,她也不会忍气吞声。

如果不是干也及时开口缓和气氛,这两个日本神秘世界屈一指的强悍女人能当场打起来。作为型月世界的情商天花板,干也很快就看出了冲突的根源,心中为志贵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有些好笑。

缓和气氛的方式很简单把婚礼请柬往秋叶面前一放,顶着张成熟版志贵的脸往志贵身边一站。看看手中的请柬,又看看和亲兄弟差不多的两个男人,秋叶哪还不知道自己弄错了当然,这也和干也存在感较低,秋叶又全被式吸引了注意力有关。

解开了误会,气氛随之好转,秋叶的态度也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能不转变吗?志贵那是真的把干也和式当哥哥姐姐看,秋叶只要还喜欢志贵,就不会给两人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那热情引得志贵连连侧目,也让旁观的慎二和橙子暗暗笑。

“陷进去了呢。”

“嗯,陷进去了呢。”

“翡翠和琥珀呢?”

“也有变化,虽然没有秋叶那么明显。”

“看来这一步是没走错,啧啧。”

至此,志贵回家一事终于圆满地落下了帷幕。

一顿丰盛的庆祝晚宴过后,式和干也离开远野家返回相邻的观布子市,离婚礼越近他们的事情就越多,连住一晚的时间都没有。

慎二和橙子也识趣地离开了洋房,把时间留给一对兄妹和两位青梅竹马。

之后到底生了什么,只有洋房内的四人知道。

几天后,琥珀的头上多了一条陈旧的白色缎带,翡翠成为了志贵的专属女仆,而秋叶也开始暗中准备从一直就读的女子学校转入志贵的高中。

在橙子的眼中,她们灵魂的色彩也变得越来越温润,远野家的气氛也变得越来越好。

或许要不了多久,家中积累多年的陈腐和阴霾就会彻底扫清。

当然,这一切和慎二没什么关系。在志贵回家的第二天,他便带着爱尔奎特离开了远野家,乘上了前往冬木市的火车。

见证了昨晚的重逢,慎二对于家的眷恋也变得越来越浓。此次离家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这中间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让他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这份感觉在见到橙子后有所缓和,却没有真正恢复,因为这里不是他的家。

他要回家,回到那个属于他自己,安心的地方。

或许是察觉到了慎二的异样,爱尔奎特一反常态地没有任性,除了睡觉,就是听慎二讲一些琐事。

就这样,两人走下列车,来到一座不起眼的小城市冬木市。

漫步在越来越繁华的新都商业街,时不时在流动摊点上买上两份小吃。

在标志性的冬木大桥上停下脚步,看着奔流不息的未远川直入大海,最后走下大桥,进入深山町。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