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情绪化

#87wx.net
(28+)
我……是不是越来越情绪化了。

走在回营地的路上,千叶的心中,却是没有任何目的达成,雪奈的事情终于可以放在一边,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完成的喜悦,反而开始忧心忡忡起来。

这次的事件,虽然没有引起任何的问题,也没有任何有心人可以抓到的把柄,可以说相当的完美了。

但是,对千叶来说,这其中还是有很多瑕疵的。

而这些瑕疵,基本上都是出自自己的原因。这次谈判中间,好几次他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在叙说日向真雄对待雪奈这件事情上。

他叙说的时候,都没有好好的找措辞,并且也没有等待日向日足的反应,一步步的将日向日足引向自己所期望的情绪,就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这无疑是非常不理智,而且不明智的。

毕竟,这只是他的一家之言,如果不一步步的让日向日足找不到开脱的借口,最终让他不得不去相信他父亲那卑劣的行径,那么,他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了。

甚至,还会被日向日足找到话柄。

只是,幸运的是,日向日足现在还非常的稚嫩,竟然一下子就相信了他的话语,没有任何反驳。

乃至,在当时就失了分寸。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不得不提前将两份“礼物”递出来,借着日向日足失去分寸,无暇多想的时候,利用能够封印笼中鸟的卷轴,彻底的打破了他的理智,才得到了现在的结果。

可以说,这次的行动,基本上完全没有按照原来的步骤进行,没有按照那个稳妥的每一步都有保障的原计划行动,而是因为一时的情绪激动,导致了整个计划从稳妥保障,滑向了未知数。

虽然最终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对千叶来说,这种事情,已经是相当大的事情了。

他很清楚,这么关键的谈判,如果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话,会让失败的几率提升到一个不能容许的地步。

这次,如果不是手中握着可以封印笼中鸟的咒术封印,如果等他从“自己的父亲原来这么阴狠毒辣”的印象颠覆中缓过神来的话,为了日向一族的利益,日向日足未必能这么好说话!

不管怎么说,这次哪怕是逼迫日向日足就范,也要表现的名正言顺。

日向一族毕竟是日向一族,虽然他们不参与政事,但是却是自木叶创建以来,对木叶做出无数贡献的古老尊贵一族,可以说是木叶的一大支柱,村子一向礼让三分,如果没有正当理由的话,就算我拿着咒术封印去威胁日向日足,让日向日足就范,村子也是不会允许的。

就算是日向日足当时就范,事后还可以给村子告状,到时候,我被革职事小,按上一个叛村的罪名,可就事大了。

而日向真雄对雪奈做的事情,在她身上设下的计谋心术,就是最好的说辞。

如果这一点不能让日向日足心甘情愿的承认的话,那么,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日向日足死不承认,而自己不过是一面之词,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虽说可以用日向日足的不承认,反向约束,让雪奈的生命安全得到保证,不让日向宗家因为要转移怨恨而处死雪奈,但是,雪奈终究还是没有自由。

事情就不够完美。

远没有现在稳妥。

现在,这委任许可到手,雪奈可以直接在防务部队任职,这对一个普通忍者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任职也就任职了,但是,对于日向一族来说,这件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日向一族虽然是木叶中的一个家族,但是村子给他的优待礼遇,再加上实行的宗分家制度,让日向一族变得十分特别。

而这份特别,和宇智波一族,有点类似。

更像是木叶忍者体系之外的一个独立忍者群体。

虽说服从于木叶的调用,但是却自成体系。

只是,宇智波一族是成员几乎都加入了警备队中,极少出现参与普通任务的情况,基本上有些和村子忍者体系隔离开来,所以变成了一个独立忍者群体。

而日向一族则是因为宗分家制度,基本上分家就是宗家的私兵,宗家服从木叶,分家却是服从宗家,木叶要安排日向一族的人员参与任务,要去和宗家商量一下。

基本就是这种情况。

而宗分家制度,除非有宗家的许可,分家是不允许参与到村子的日常事务中去的,这里村子都是充分尊重这种制度的。

现在,雪奈被刻上了笼中鸟,已经算作是分家的人了,是不允许参与到村子日常事务的,当然也不可能在村子系统中任职。

这份委任许可,其隐含的意义,基本上等同于雪奈已经恢复了宗家身份。

而且,因为咒术封印的关系,雪奈也不受制于现在的宗家,虽说不太可能有分家会来保护她,但是,也没有哪个分家再敢对她有任何的不敬。

可以说,雪奈已经自由了,可以不用遵循日向一族的任何规则。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日向日足最后的话语,也代表着他将不在干涉雪奈的一举一动。

和反向约束比起来,无疑是现在这个结果更好。

算了,等回到营地,再好好想想吧。

而想到这里,千叶加快了脚步,这情绪化的问题,他是必须要好好反思的。

这次是幸运,因为对方还不成熟,但是,运气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