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09 灭罪宗诸事

看着突然出现的玉阳子,灵剑子以平静的语调问道:“悬天罪河中,罪军与妖军,正在争战不休,你这个宗主,却如此悠闲,这真的好吗?”

玉阳子淡笑道:“土鸡瓦狗而已,不足为道。灵剑子,你什么时候可以飞升?”

灵剑子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看向头顶的虚空,幽幽道:“就快了。”

玉阳子:“到时,可否带上我?”

灵剑子皱起了眉头,“以你能为,自己渡劫,机会也极大,为何要我带你?”

自己渡劫,那可是能够成就人仙之位的,而跟鬼飞升,能得益处虽有,但哪能跟人仙之位比?

玉阳子默然。

自己飞升,虽然能得到人仙果位,但想回鬼界,就不可能了。

跟着灵剑子飞升,那便是以鬼躯到人界,要回鬼界,便无比简单。

最重要的,还是人格因素。

如果到了人界,人格又分裂,那他还是宁愿回鬼界。

而一旦成了人仙,鬼界这片净土,便与他无缘了。

对于其他生灵来讲,鬼界资源贫乏,充满了罪孽,但对他来说,却是片能够安稳生活的净土。

玉阳子:“你便说,能,或不能吧。”

灵剑子没有再追问下去,想了一下,道:“我的把握也不大,不过,你不怕危险的话,尽可以一试。”

玉阳子:“那我便等你的消息。”

玉阳子回到了灭罪宗本部。召见了一众灭罪军高层。

不拘见了玉阳子,立时抱怨起来:“我说阳子,你好歹是宗主,能管点事不?什么都交给我,你当我是有三头六臂呀。”

玉阳子轻声一笑:“不拘,对于鬼来说,要有三头六臂,简直不要太简单了。再说,你没学个影分身之术?”

不拘:“好吧,日常的政务好说。但你不知道,下边都快打起来了。”

玉阳子:“哦?怎么回事。”

不拘:“你把弟子们的罪孽都吸光了,他们当然一心向善。但烂赌鬼那边,可是以罪为乐,时不时还会有些弟子因无法承受罪孽而暴起,善宗这边,意见一直很大。”

罪军以吸收罪孽为乐,由烂赌鬼领着,甚至李为民这个正经的大将军,也无法让烂赌鬼听话。

正统大军,多是向善的鬼魂,见到罪军如此猖狂的罪孽,当然会不满,甚至想要除掉他们。

两军的冲突,若非有不拘压着,恐怕早就大战不休了,犹是如此,也仍有无数小摩擦日日生起。

“这也是个问题?”

玉阳子有些无语。

“我说不拘,一个组织,有两种声音,是很正常的,而如何能让两种声音都在掌控的范围内,就是你这个当权者要思考的事情了。”

不拘更无语,“我说宗主呀,你既然说得那么轻松,那就还是交给你解决吧。”

玉阳子:“这有什么难的,限制罪军的活动范围,让他们在罪河里自乐自的,而善良的弟子,便让他们一心修练,往生去就是。还有,为民,你也要让你的鬼兵,多到罪河里体会体会罪孽的滋味。”

李为民苦笑应着:“是。”

玉阳子当初为了招收弟子,直接将他们的罪孽吸了,现在他们个个都以善鬼自居,让他们再次去体会罪孽?这难度可真心不低。

虽然有难度,但李为民到底是大将军,也有信心压服众善兵。

玉阳子接着又对千奇玉道:“奇玉,你也带着你的弟子,经常给罪兵洗礼一番。罪兵只要有一项罪孽便足够了,其余的,你便帮他们洗了吧。”

千奇玉应道:“是。”

对于这任务,千奇玉并没有丝毫负担,因为他游走在罪与善的边缘,对两边都能理解,是两军最好的交通桥梁。

玉阳子:“太上老君曾说过这样的话: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王侯得一,以为天下正。”

“这个一,就是道。如果罪兵能够一心一意地专注于一种情绪,那他便是那种情绪的代表。罪恨那天的战争,我看过了,他便是得一的代表。烂赌鬼,我希望你能与奇玉多多合作,让更多的罪兵,成就这个一。”

烂赌鬼兴奋地道:“没问题。听起来,很带劲的样子,如果所有罪兵都得了一,那岂不是个个能以一当千?”

玉阳子:“别说以一当千,便是以一当万,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这事并非罪兵加强自己的一面情绪就能做到的,还需要千奇玉以善来洗礼其他的情绪,这个过程,是无比痛苦的,种种负面情绪在心,绝对会让任何生灵都容易疯掉,只有极少部分,某面情绪够强,才能坚持下来,并成就这个一,成为真正的宗师高手。

当然,最重要一点,善与罪,在这个互相帮助的过程,能缓和彼此的矛盾,至于局势的掌控,还需要不拘等高层来引导。

玉阳子又对赵阔道:“赵阔,影卫的组建怎么样了?”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