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04 恨善天秤

“把你们恨意,都激发出来吧。”

一声令下,恨兵便开始激发恨意。

“贼老天,为何待我如此不公?出身贫穷也就待罢了,为何还让我天生残废?天生残废也就罢了,为何还让我百病缠身?父亲,母亲,呜…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不惜牺牲一切,也要将我养大?为什么在我长大之后,百病消失,有机会奉送你们的时候,却又飘然离我而去?贼老天,我恨你!呀……”

这便是罪恨的恨,天生不足,父母却对他不舍不弃,付出一切,终于将他养大。但最后,在罪恨开始独立时,又因劳累过度,且没钱医治下,悄然离世。

罪恨的恨,不但恨天不公,也恨那繁华而又吝惜的国度,更恨周遭无数见死不见的人。在父母离世之后,他便已了无生趣,带着这股恨意,他恨然自杀。

来到鬼界,他终于再次见到了父母,但更残忍的是,他的父母,竟然为护他离去,而饲身恶鬼。

他的恨意,变得更大,对天地不公的恨,对自己连累父母的恨,对人情鬼情同样险恶的恨。无数的恨意,最终都化作了面天秤。

“出来吧,恨善天秤!”

一秆天秤,悄然出现在罪河之中,这便是罪恨修练了念之后所获得的能力。

这把天秤,中间有个大口,颜色两分,左黑右白。

以口为支点,两边都各有一条手臂,各捉着一个以念线悬着的盘子。这两条手臂与盘子,同样是左边黑色,右边白色。

“以我的恨,来称量你的善。如果我的恨比你的善少,那么,我将会被天秤的口吞掉。而若我的恨意超过了你的善,那么,你便会被天秤的口吞掉。”

罪恨宣说完自己的能力,恨善天秤黑色的左手,便捉住了罪恨。白色的右手,此捉住了血蟒。

血蟒疯狂挣扎了起来,但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恨善天秤的手臂。

“没有用的,一旦被恨善天秤捉住,要离开,便只有死上一鬼。”

罪恨冷笑了起来,疯狂的双眼,似是要将血蟒直接吞噬。

这是赌命的天秤,而牌,便是恨与善。

“恨善天秤,开始称量吧!”

一声令下,天秤开始左右摇晃了起来,罪恨的恨意,被吸收到黑色左臂,左臂便变得更黑,并往另一边蔓延。

血蟒彻底疯狂了起来,他以内只有一个念头,要把这小鬼,与捉住他的手臂,给一同吞掉。

然而,血口张得再大,也只会让恨意更加怒张,白色的右臂,很快被黑然侵占。恨善天秤的口,也完全变成了黑色。

“称量完毕,善良的意念,既然变得如此稀薄,那便索性让他消失吧。呀哈哈哈……”

大笑声中,恨意天秤直接将血蟒塞入口中,直接将血蟒生吞掉。没过多久,头下竟然生出了颈,一直向下生长,长到胸口的位置,方才停止。

“没有善意生命,哪怕再强,也只能作为被吃的存在。”

一条猖狂的血蟒,便就此结束了他的生命。

妖军之中,无数妖将都睁大了眼睛。

这可是血蟒,妖军中只比白虎弱一些的存在。若非神智时常迷糊,那他便是妥妥的二大王。但现在,强大的二大王,竟然被如此简单的吃掉,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罪恨并不知道血蟒在妖军中的地位,但就算知道,也绝不会多一分欣喜。

一击成功,恨意满腔,杀了血蟒,依旧脚步不停,直接来到悬天罪河南岸,让三千罪兵在河中等候,自己一鬼飞身来到妖军面前。

“往生国,灭罪宗,罪恨,请指教!”

白虎大王的目光扫过诸妖将,问道:“谁去?”

苍鹰麾下,豹将军出列,道:“大王,我请战。”

白虎:“好,准了。”

豹将军飞身出阵,罪恨的能力,是恨与善的对比。要说善的话,豹将军不认为自己的善念能比得过罪恨的恨意,但只要不被那怪手捉住,便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而速度,一直是自己的自信。

“妖国,白虎军,飞豹,前来迎战!”

豹将军飞身而出,身形轻盈无比,围绕着罪恨,开始飞奔了起来。

罪恨的反应,似乎有些迟钝,根本追不上豹将军的速度。

“哈哈,就凭你这速度,只能任我宰割!”

豹将军说着,揪准罪恨的后背,一拳击来。而罪恨,却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砰!”

豹将军的拳头,直直击在了罪恨的背上,但在击中的一瞬间,罪恨天秤再现。

黑白两分的手臂,在豹将军的眼中逐渐被放大,而后,黑的手臂,抓向了罪恨,白的手臂,却抓向了豹将军。

豹将军拼命想要逃离,他自诩不是血蟒那个杀性充满脑子的家伙,只懂傻傻地一头撞上去,自己绝对会避开的。

然而,不管豹将军怎么避,白色的右臂,放得越来越大,直到摁在了他的头上,把他放到了右臂下方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