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99 袭灭天来渡鬼劫

夜鬼国,一朵巨大的劫云,自夜帝鬼体的上空闪现。

“轰隆隆……”

“霹雳雳……”

巨大的劫云中,天雷滚滚,闪电耀目。

劫云之下,身穿黑袍,头带兜帽的袭灭天来,孤身只影,凛然独立。

重生至今,袭灭天来除了收服鬼王,传收了十名弟子之外,唯一做的事,便是——渡天劫!

人要飞升仙界,便要渡天劫。而鬼要飞升人界,同样要渡天劫。

鬼界想要人界融合,便得让鬼界大门,时时洞开。这是夜帝与鬼帝一直在做着的事情。

袭灭天来却另有想法。

如果在飞升的时候,让这通道一直打开,这不就是现成的鬼界大门吗?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要验证一个想法。一个玉阳子同样惊惧,同样不想面对的想法——联通人界之后,人格是否会更改?

对于玉阳子来说,人格的更改,虽然不愿接受,却也习已为常。而对于袭灭天来来讲,新人格的到来,却意味着旧人格的消失!

如果注定要消失,那努力打通人鬼两界,那又还有什么意义?自己的佛国,又如何创起?

所以,不管是为了通道,还是为了验证,这天劫,他都必须得渡。而且不允许失败。

“霹雳雳……”

劫云翻滚之中,碗口粗的天雷,轰然降下!

这是上天对于挑衅者的惩罚。

是人,便该活于人间。是鬼,便该游在鬼界!

敢于挑衅六界规则的生灵,都将受到上天的严惩。熬过了,允你飞仙,熬不过,灰飞烟灭!

上天对于秩序要守,袭灭天来对秩序却是要攻!

如果这秩序只是囚困的牢笼,那便让他在闪电中沐浴重生吧。

“七邪荼黎?阿兰圣印!”

“轰隆隆!”

天降雷罚vs灭佛之招

第一招,雷罚,败!

第二道天雷,足两碗大小,足是第一道的两倍大,随之降落!

“霹雳雳……”

“七邪荼黎?阿兰圣印!”

依旧是灭佛之招,袭灭天来不敢有丝毫松懈,招招都是最强。

夜帝的鬼体上,无数鬼王在看着这场天劫与鬼的交锋。

清纯:“只是面对天劫,便已少有鬼能够成功。更何况是他这种满身罪孽的恶魔?大言不惭地让我们准备好,以维护通道的畅通,实在是不知死活。”

清纯自袭灭天来就任鬼帅后,便发下狠心,以夜帝肉来养身,同时消磨体内的佛光。没想到的是,佛魔交缠,竟然让她功体大进,实力大增。

也许是迁怒于玉阳子与一步莲华,对于袭灭天来,清纯依旧有着满腔的恨意。

绿袍的看法又自不同:“如果他能成功,我夜鬼国,将能获得人界无数的资源,到那时……”

绿袍想想都激动,如果夜鬼国能够成功,便将能够空前强大,一统鬼界,窥视人间。

一想到这强盛的远景,绿袍便无比激动,而这一切要实现的前提,便是打通人鬼两界的通道。

清纯与绿袍,代表着众鬼王两面的心思。

变强谁都愿意,但其中的难度,大家也同样清楚。

如果是夜帝在渡鬼劫,众鬼只会欣喜,而且有巨大的信心。现在是袭灭天来,却又两说了。

“霹雳雳……”

天劫依旧在继续,从一碗粗,到两碗粗,四碗粗,八碗粗……

每一道天雷降下,在袭灭天来成功击毁后,都会加倍的变粗变大。

现在,已经是第八道,足有一百二十八个碗口那么粗。

一碗口约十厘米,128个粗口,便是1280厘米,为十二米八。

十二米八的闪电,若是平常鬼,不要说正要对上,便是被擦到了一些边,也难以活得下来。

“七邪荼黎?阿兰圣印!”

袭灭天来的精神,依旧极好,昂声大喝,极招迎向如有灭世之威的劫雷。

“轰!”

两招相碰,天雷,散。

“噗!”

袭灭天来,吐血倒退,兜帽裂开,散了一头白了大半的头发。

劫云,依旧在继续酝酿着下一道天雷,一道足有二十五米六粗的天雷。

袭灭天来引起的声势,实在太过浩大。漫天的闪电,照亮了整个鬼界。

冥鬼国,冥帝的鬼体之中,袭灭天来渡劫的景象清晰播放着。

冥帝:“鬼界,已经很久没有人敢于挑战天界的规则了。”

玉阳子感叹道:“没想到,他能有这样强大的勇气。”

虽然只是吸收真阳用的虚体,但玉阳子同样拥有完整的思维。

往生国,国主天游子平淡观望着,一言不发。心斋,玄任,阎摩罗,平咎,反应同样平平。

向往人间的鬼,则是更易被拥有同样向往的鬼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