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90 服诸鬼·罪军动

“我有一法,名千罪祭血。灵剑子,若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我要付出什么?”

灵剑子心动了,但他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为我杀戮,直到你厌倦为止。”

宽松的条件,没有严格的束缚,能束缚住灵剑子的,也唯有灵剑子自己的心意。

“那就要看你所传之法,是否真能祭我的剑魂。”

“你不会后悔这个选择。”

当下,玉阳子将千罪祭血之法,传给了灵剑子。

这法门说易也易,说难也难。

帝如来千罪祭血时,是守着佛心去祭的,可惜,他的佛心,在祭血的过程中迷失,这才造就了鬼如来的现世。若非玉横雪以身祭剑,让罪剑多了一道从善之血,帝如来都无法醒来。

灵剑子秉持杀戮之意,祭起剑来,更不容易迷失,因为他本来就是罪,不会为了罪而迷失,更不会有从善之血来阻止。

“一日之后,我将前往罪河,希望你到时已经明悟了这千罪祭血之法。”

“无问题。”

灵剑子回答一声,身子沉入罪湖,用心感悟千罪祭血之道。

这时,善风之中,一道金光,强势出现,照亮了整个善风空间。让善风吹卷更猛更急。

罪湖的水,被金光一照,顿时沸腾了起来,而且有消减的征兆。

善风中的鬼魂,被金光一照,顿时惨呼了起来。

“呜呀……”

惨呼的鬼魂,纷纷远避,或遁入罪湖之中,或远离善风范围。

不受伤害的,只有守持着本心,内心向善的鬼魂。

良久,金光才终于散去,露出脸色庄严的不拘。

此时的不拘,身子已有一般鬼大小,单纯的神色,多了分慈悲,连善风吹到他的身上,也只会让他壮大,再不再是吹减。

烂赌鬼有些后悔了,现在的不拘,凭这威仪,便让他信心直减三成。但下了注,就没有不想看底牌的赌鬼。

这时,不拘缓缓开口道:“阳子,烂赌鬼,不如,这赌局,便就此作罢,算作是不赢不输如何?”

玉阳子微笑着道:“我没有意见的,我可不好赌博,也没有赌格。。”

烂赌鬼则是怒道:“放屁,下了注,我便不可能把注收回。”

没有赌格的话都出来了,烂赌鬼哪能认输。

不拘轻叹一声,抱歉地道:“既然如此,烂赌鬼,我唯有对不住你了。”

“放屁,什么对不住,不拘,你以为你就赢定我了吗?”

烂赌鬼爆怒,举掌便先攻击。

不拘再叹一声,翻掌便是炽盛的金光,掌力雄浑。

“轰!”

两鬼掌掌击实,以力相拼,不大一会,便连对数十掌。

不拘有善风加持,却是越打越勇。

烂赌鬼则是越打越是心惊,最后,更是直接飞身降于罪湖之中。

“不拘,不要以为你就赢定了。不要忘了,这里可是罪湖。再善的佛光,也要给我退让!”

说完,烂赌鬼沉落罪湖之中,大口饮着罪水。

既然已经赌得够大,那么,再赌大一些,又有何妨!

平常时候,烂赌鬼就算饮罪水,也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但这回,为了能够胜利,他大饮特饮。

“呀!”

暴虐,冷酷,憎恨,愤怒,无数负面情绪,让烂赌鬼根本无法自控。怒喝一声,卷起罪湖的罪水,暴怒着向上射去。

罪湖倒倾,声势惊人,甚至连善风也一时退避,无法吹碎罪水。

善风半中间,不拘玉掌轻扬,昂声喝道:“梵海神击!”

一道金光升起,铢魔之招,迎向罪湖无边罪水。

“轰隆隆!”

两力相遇,一罪一圣,激烈的碰撞,形成毁灭的力量,整个罪湖与善风都摧得一碎。

罪湖之中,烂赌鬼倒飞而出,直接飞到湖底,从湖底掉落,又飞了极远,才终于停止。

“噗……”

呕出一口鲜血后,烂赌鬼虽然神色萎靡,但却并没有受到重伤。

上方,罪湖慢慢平息了过来,善风也重新成形。

善风之上,不拘脸色脸色庄严肃穆,浑身金光闪闪。良久之后,金光才终于退去,不拘也回复了欢笑的面容。

烂赌鬼飞回善风之中,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倔强地道:“这一局,是我输了。玉阳子,要杀要剐,你划下道来。老子我要是有半点犹豫,便让誓言立时生效。”

玉阳子微微一笑道:“烂赌鬼,我也不用你做什么,只要你做我麾下大将军,为我练兵,为我出征。”

烂赌鬼:“就这么简单?”

玉阳子:“就这样,可不简单。现在,你便替我收伏了四周鬼兵,让他们能够听从调令。”

“放心,有哪个鬼敢不听令,我便打得它连鬼也认不得。”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