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70 放出了个袭灭天来

玉阳子慢慢不讲话了,他开始沉默了起来。

又吃了一会之后,他开始咬牙切齿,浑身颤抖。

“哼,看你还能撑多久。”清纯冷笑不已。

“哎,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好鬼的。”净障叹息一声。

绿袍则向玉阳子飞了过去,这样一个天赋超群的鬼,他不想让他因为情绪过激而死去。

“玉阳子,停止吃肉吧。”

玉阳子的脸上开始狰狞了起来。

焦虑、紧张、愤怒、沮丧、悲伤、痛苦、恐惧、兴奋、嫉妒……

太多的负面情绪,在他的心里爆发了起来,让他感到痛苦无比。

但是,最大的痛苦,不是这些来自夜帝的情绪,而是因这些情绪而生起的迷茫感。

玉阳子最常思考的问题,便是‘我是谁’。

他有无数的人格,但从来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善良的?已经破碎无数次。

邪恶的?注定无法持久。

不善不恶?平淡平凡,也许是一种幸福,但这幸福,从来无法持久。

玉阳子静静地看着绿袍,狰狞的面容,却是平静地问道:“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要如何活着?”

绿袍的回答,便是一剑削往玉阳子抓向夜帝肉的手。

“噗嗤。”

玉阳子的手掌直接被削断,依旧抓在夜帝的鬼体上。

“为什么阻止我?”玉阳子两眼放出绿光,那是消化未净的夜帝鬼力。

“你已经吃得够多了。纳神返魂,观照自己的心吧。”绿袍冷冷地劝道。

“呀!”

玉阳子突兀地狂吼了起来。

脑海里负面的情绪,终于再控制不住。

“我是谁?”

哪怕是在人间,‘我是谁’,也是一个最无解的问题。

迷茫的人,有着太多,他们根本无法找到自己,不知想要做什么。

活着,只是因为习惯活着,甚至有点麻木不仁,只对自己说:人这一生,不就是如此吗?生下来,活下去。

“自我,自我,自我,呀……”

玉阳子一声喊的比一声大,最后更是狂声大吼,同时,一个人影进入心里。

正是,一步莲华化体,袭灭天来。

“呀哈哈哈……呀哈哈哈……”

狂笑声中,玉阳子的神情逐渐变为平静,庞沛的鬼元,覆盖在他的体外,化作一道绿色的法袍,款式与一步莲华的完全一样,头上亦同样戴着顶绿色兜帽。

“趣味,真是趣味。善体,你永远也不会想到,我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登场吧?”

众鬼王面面相觑,这家伙,好像是傻了。

玉阳子平静的目光扫向诸鬼王,而后淡淡地宣布道:“以后,夜鬼帝不在,我便是夜国的鬼帅。”

大力鬼王不屑一笑:“鬼帅?那是不是说,我们以后都要听从你的命令行事?”

“为了证明我有让你们听命的能力,接下来这一招,你们可以共同抵抗。善意地劝声,不出全力的话,可是会死的哦!”

袭灭天来轻轻地说道。

“哈哈哈,这家伙,看来是真傻了。”大力鬼王大笑了起来。

绿袍没有理会大力,鬼力凝聚剑上,随时准备出招。

在场上百鬼王,只要不是笨蛋,都开始凝聚鬼元。

开什么玩笑,吃了那么多夜帝肉,便是再平凡的鬼,也绝对能够拥有远超鬼王的实力。

更何况,眼前这位,不但不傻,而且还能将夜帝肉消化一空,这样实力的强者要出招,不防守,难道等死?

大力鬼王干笑了一阵,见其余鬼王都在留神防守,不禁有些愕然,但到底还没笨到底,也联合了几个鬼王,组成鬼阵。

“七邪荼黎?阿兰圣印!”

灭神之招,再现寰宇。

一步莲华是个狠人,为灭恶体,自封七窍大刑,并修行第八业,吸收恶孽之障,最后练成破魔极招‘梵海神击’。

而袭灭天来,为了吸收一步莲华这个善体,更是在魔界受十苦十戒之刑,以肉身为魔界拉住掉落无间的断层,承受十种苦刑,最终练成了这杀佛灭神之招,‘阿兰圣印’。

以鬼元使出的阿兰圣印,让绿光照耀着整个夜鬼国空间。

“好强!”

绿袍暗道一声,身子被直接冲成两半,若非玉阳子无心杀鬼,此刻的他,已然进入轮回。

其他鬼王,单独抵抗的,都被直接击飞,呕血不止。有先见之明,结成了鬼阵的,倒是避过了这一劫。

“幸好我聪明。”

大力鬼王侥幸不已,若非见机不妙,结成了鬼阵,恐怕他也得大呕三升绿血。

虽然无羔,但这些鬼王都在猜测,若玉阳子这一招,独自向鬼阵击来,他们还能不能守得住?

“如何?我是否担任地起这鬼帅一职?”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