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62.63 千刀万剐

如宁清子所说,活着,比死去更需要勇气。若玉阳子能活着赎罪,比死去可能要好一百倍。

只是,对于死去的人,与死者的家属来说,如果恶者可以以这个理由存活,那他们是不是也可以以这个理由来兴起杀戮?

缘起缘灭,一切皆有定数,因果报应,众生难逃法眼。

这,便是此刻的玉阳子,此刻的圣尊者,一步莲华。

“杀了他!”

“杀了他!”

群情激愤,欲杀玉阳子。

玉阳子端坐不动,面容平静,甚至有些庄严肃穆。

“大家先听我说。”一人高喊了起来。

“说什么?”

“一下子把他杀了,太便宜他了。我们应该一人一刀,把他千刀万剐,如此,才能消除我们心头的恨意!”

“好,便该如此!”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民众喊了起来,而且有人这般做了。

数个大汉,拿出刀子,来到玉阳子面前,想刺,却又小心翼翼,面前这人,可是个恶魔,杀起人来,可是连眼都不眨的。

宁清子一个闪身,来到玉阳子面前,怒瞪众人,大声喝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难道他杀人就不过分吗?”

“对,恶魔便应该有恶魔的死法!”

玉阳子拉开宁清子,走向人群中,人群见了,无不害怕地退开,就怕他暴起伤人。

来到了人群中,玉阳子对四老道:“四位尊者,请你们主持维护此次刑罚。”

四位尊者同声念道:“阿弥陀佛!”

玉阳子随后对众人道:“也许很多人都认为,千刀万剐之刑,实在太重。但我却认为,它实在太轻。只是,玉某只有一条命,所以只能受一次刑,对于此点,玉某深感抱歉。”

玉阳子向众人一躬,随后站起,平静地道:“众多受害者的亲属,你们,可以开始行刑了。”

玉阳子就站在那里,说让人行刑,但无数人吞着口水,就是不敢上前,谁会知道,这恶魔会不会再次犯病杀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有一个满脸怨恨的中年妇女,持刀而上。

“恶魔,你杀我儿子,今日,我便让你以命相偿。这第一刀,我便先刺瞎你的眼睛!”

妇女痛恨地骂完,持刀向玉阳子的左眼刺去。

玉阳子微笑如常,坦然受刺,哪怕刀子刺到了眼前,也根本一眨不眨。

“噗嗤。”

刀入眼眶,将玉阳子的左眼球给直接刺爆。

“哈哈哈……儿子,你看到了吗?我终于给你报仇了。”

远处,苏菲伸手,想要阻止,却又无力放下,玉阳子既然决意要死,要为自己犯下的过错以命赎罪,自己又如何阻止得了?

那个妇女,她认得,她有一个儿子,她非常熟悉,正是赵尽,杀她父亲的凶手。

为什么,有的人,哪怕是恶的,也可以如此理所当然地代表着善?

人群此时已沸腾了。

“对,就是这样,刺瞎他的眼睛,让这恶魔永远活在黑暗里。”

“不,你错了,这种人,不可能活着。”

“不错,下一个,谁上?不上的话,我来了!”

“我来!”

一个壮汉接过刀子,走上前去,怒声道:“这一刀,是为我那善良的弟弟刺的!”

玉阳子微笑如常,睁着仅剩的右眼,眼看着刀尖的接近,一眨不眨。

刀尖碰到了玉阳子的眼球,只要壮汉稍用些力,便能把他仅剩的右眼刺瞎。

但壮汉却停住了刀子,嘿声笑道:“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看着自己的肉被一块块削飞,如此才能消了我心头大恨。”

壮汉说完,刀子稍稍下移一点,一刀往玉阳子的右脸削下。

“咻……”

刀子很利,只发出一声轻轻的‘咻’声,玉阳子的脸上,便被削去了一块肉,但并不大块,只是让血水慢慢渗出一些。

“好,便该是这样。不能让他轻易死了。”

“接下来的人,也不要削太进去,别让他太快死了。”

“对,最少要削足一千刀!”

人群大声叫好。

壮汉退去,一个少女走上前来。面无表情,语气淡漠地说道:“我那死去的哥哥,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偷抢从来没断过。不过,他终究是我的哥哥,这一刀,我代他削过,以后,你与我家,便毫无关系。”

少女一刀削下。

“噗。”

玉阳子左臂衣服被削去一块,掉落于地。

才削了一块衣服,让人群不满了。

“小姑娘就是心善,面对大恶魔,也还能忍得住。”

“就是,下一个,让我来,定让他好看。”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