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卷三 第三百五十二回 我又是谁(四)

(12+)
“……大男孩本身也已经是好几天没吃过东西,身上没了什么气力,现在被人围住自然是想跑也跑不掉。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大男孩想着要回去救弟弟妹妹,拼尽全力的护住了他偷来的那点食物,却也惹得人们对他下手是越来越重。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这个大男孩会这么被人给活活的打死……婉儿姐,战乱之中的人命那都是不值钱的,一个人就这样被打死那是常事。”

婉儿点了点头。对于以前的事婉儿虽然不记得什么了,但是在来到安息之后吧,安息这里也并不是什么平安乐土,内部有争权内斗,外部有与罗马之间的战争,打的仗和死的人也一样不少,所以婉儿很清楚什么是战乱之中人命有如草芥。

而这时的陆兰的脸上却挂上了微笑,微笑之中则带着满满的感怀与温情:“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人及时的喝止住了正在痛殴大男孩的人群,然后不但放走了大男孩,还悄悄的跟在了大男孩的后面,帮着还不太懂事的大男孩把弟弟妹妹给救了回来。”

说着陆兰就望向了婉儿,见婉儿好像是没什么反应,心中既松了口气,却又有那么些的失望与难过。松了口气,是因为婉儿并没有出现什么头痛的反应,这就表示陆兰可以继续把她的这个故事述说下去;至于有些失望,却是因为婉儿这时那可是半点相关的反应都没有,显然是对这些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陆兰当然会觉得很难过。

不过陆兰可不会就此放弃,而且接下来那一幕,可以说是陆兰这一生之中最深的记忆,每每想起这些,陆兰的心头都会涌起丝丝的甜意:“婉儿姐你知道吗?那个跟在大男孩的身后,然后帮着大男孩把弟弟妹妹给救回来的人也是花了很大的劲才把人给救回来的呢!因为饿晕过去的弟弟妹妹已经到了濒死的边缘,牙关都是紧咬着的,一般的方法根本都办法给他们把食物喂进肚子里去……”

话到这里时,自己也有些陷入了回忆之中的陆兰,微笑得很是甜蜜:“不过那个救人的人很有办法,他先是想办法撬了弟弟妹妹紧咬的牙关,然后是自己嘴对嘴的把稀粥喂进了那个妹妹的腹中……婉儿姐,你是不知道这个妹妹在幽幽醒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救人的人时,心里面有着一股什么样的感觉。而那个小女孩当时只有九岁还是十岁,说懂事不懂事,说不懂事却又懂那么一点点。反正到后来这个小女孩渐渐长大之后,就认定了自己以后一定要跟在这个人的身边。”

好吧,陆兰是在试着用这种办法来唤醒婉儿的记忆,而反过来说,婉儿就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故事?其实婉儿已经猜到了这就是陆兰的往事,故事里的妹妹就是陆兰,而救下陆兰的人当然就是陆仁。不过嘛,婉儿即便是知道这些,但头痛的事却迟迟没有再次发生。

或许这是因为在陆兰的故事之中,还一直都没有提及婉儿,算是没有触及到婉儿的“封印”,亦或许是婉儿那个“不完善的封印”只要不是直接触及婉儿与陆仁之间的“敏感”,这个“封印”就不会有什么反应,而陆兰又恰好是以自己的角度来述说这个故事,刚好不会触及到……反正现在的婉儿的确是没有什么头痛的情况发生。

然后再转回到婉儿的身上,婉儿自知失忆,又何尝不想知道一些以前的事情?现在见与陆兰这样相处不会引发头痛,而陆兰所说的那些,又似乎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有着一些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映象,那自然会由着陆兰把这个故事继续的说下去。

这个事或许也是一个意外吧?陆仁当然也想唤回婉儿原本的记忆,但陆仁本人就是婉儿那虚假的记忆之中的“重点目标”,婉儿对上陆仁本来就太容易触及“封印”,而陆仁又总是会提及太过直接的事情,所以婉儿的“封印反应”总是会相当的大。

可陆兰走的是旁敲侧击的路线,就不会那么容易的触动“封印”。这就好比是一个守卫森严的关卡,陆仁走的是正面攻击的路线,当然会引进这个关卡强烈的反击;而陆兰走的是迂回到关卡的侧面甚至是后面,这个关卡的反应就不是那么大了。

再看陆兰又确定了一下婉儿的状态,这才接着道:“三个小孩子被救下之后,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过下去,就想着能不能投奔到那个人的身边,好歹当个小书僮、小丫环什么的,至少能混口饭吃,而那个人也就这样收留了这三个小孩子。但是那个人并不是把这三个小孩子视为下人仆从,而是把他们视为了弟弟妹妹,视为了家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陆兰就小心了起来,因为这时就不可避免的要扯上婉儿了:“两个小男生当然是跟在了那个人的身边,跟着那个人读书识字和学习怎么做事;到是那个小女生呆在了那个人身边的女子的身边,和那个女子作个伴。”

婉儿自然知道这个“身边的女子”多半是提及了自己,因此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女生跟在了那个女子的身边?那么那个女子是什么人?对小女生又如何?”

陆兰道:“那个女子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出身卑微的侍女而已,是那个人在立下了些功绩之后,某个大人物赏赐给那个人的。不过在小女生的眼中,那个人从来就没有把这个女子视作是什么侍女,而是真心的很喜欢这个女子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