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章 为什么为什么

#87wx.net
(26+)
虞侗感到了绝望,眼前的少年太可怕了,竟然连他师傅残月真人都被直接斩杀……特别是刚才的神念秘术,他也亲自感应到,竟然陷入了短时间的眩晕中。在修仙者生死厮杀中短短的眩晕意味着什么,他当然明白。

“应龙卫大人。”虞侗焦急万分,他当然感觉到对方对他的冲天杀意,“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虞侗一直不愿得罪人,也根本不会得罪什么人。应龙卫大人你是不是受了谁的蒙骗,杀死我不要紧,可是放走了真正的元凶才是大龘事啊。”

虞侗竭力想要劝说纪宁。

“蒙骗?”纪宁笑了,笑的让虞侗发冷,父亲母亲难道会骗自己?而且亲身经历当年那一幕的白叔可就在一旁。哪还会有假?

“元凶现在还在逍遥,大人你被蒙骗来对付我。”虞侗焦急连道。

看着虞侗焦急、慌乱、不安,竭力想要劝说的样子,纪宁却感到一阵痛快。这大仇人越是慌张焦急,越是痛苦绝望,就越是痛快啊!

“父亲,母亲,舅舅,你们看到了吗?”纪宁在心中默默道。

“这虞侗只是第一个,他们会一个个在绝望、后悔中死去。”纪宁默默道。

虞侗见纪宁眼中寒意更盛,不由更加焦急。

怎么办?

怎么办是好?

我还没有真正成为雪龙山的宗主,我还没有真正威震天下,怎么可以死?虞侗内心中有着强烈的不甘,他最渴望的不是一直低调的用心计谋略一步步攀爬,而是以绝对的实力名传天下,让无数人敬仰。

他还没有真正爆发啊!无尽大地还不知道他的威名啊。

“必须一搏!”虞侗感到自己仿佛陷入儿时刺龘杀时的场景,那时也是生死一线刺龘杀成了,他可以一飞冲天。刺龘杀失败他就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次也是如此。

逃掉,他能升天。

死了,那就真的没葬身之地了。

“师妹。”虞侗看向一旁的师妹月薇,传音喝道,“帮我拦住他,不惜一切拦住他。”他相信他的师妹,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手段,长时间的引导下他毫不怀疑,他让她师妹送死,师妹都不会犹豫。

月薇眼睛一红,眼中有着无尽的依恋。

“动手!”虞侗传音喝道。

嗖!

月薇直接飞扑向纪宁,就像一扑火的飞蛾,她的紫府之湖更是瞬间汹涌开始引爆。月薇眼角更是有着泪花,她依依不舍看着虞侗传音道:“师兄,我是真的爱你!”

轰!

纪宁周围水火莲花环绕,有地火、寒煞蕴含其中。现如今的水火莲花威能也是大涨……一名紫府修士的自爆根本撼动不了它。

“师兄,我是真的爱你。”声音还在耳边回荡,虞侗也是一心颤,随即立即将思绪压掉他明白她师妹的‘爱,根本是被连心灵也被驯服后自然出现的爱意。正因为心都被驯服,才会愿意为他死。

这叫爱吗?

仅仅只是奴役!

“轰。”自爆爆炸的同时,虞侗已经嗖的闪身远远开始逃逸,逃逸的同时手中更是出现了一虫巢,“孩儿们,去,挡住他们。”

旁边木子朔、白水泽只是在一旁看着他们没有插手。

纪宁则是周围水火莲花环绕先是抵挡了那女子的自爆,接着那密密麻麻的毒虫过来。可迎接它们的却是一朵无比巨大的水火莲花,都谁寒煞、地火不亚于一门神通,而纪宁的寒煞地火所形成的水火莲花威能还要更高一筹。

绞杀之力,无数毒虫个个化为粉末,没有一个撑过一瞬。

只是一小会儿,那密密麻麻披天盖地围攻纪宁的毒虫就全部化为灰烬。

“哈哈哈……”虞侗却趁此冲到了远处,启动了迷阵顿时虞侗所在处周围场景变幻,依然是处于迷阵范围内。

“躲在迷阵内,你以为逃得掉?”纪宁直接迈步走了过去。

纪宁看似嚣张。

实则是非常谨慎的,因为他的神识早就笼罩了周围百里之地,一切掌握中。如果突然冒出个元神道人来,纪宁就不会拖延下去而是迅速杀死虞侗。可现在?既然没谁阻碍,纪宁就慢慢折磨对方。

纪宁心头压抑了许久的恨意,是不甘心让对方痛快死去的。

“怎么?”虞侗在迷阵内,惊愕看着纪宁进入了迷阵中,并且纪宁丝毫不为迷阵所迷惑,直接朝他这走来。

“怎么会这样?封禁!”虞侗又连施展阵法,这是他的府邸,自然有不少阵法。

蒙蒙涟漪出现,庇护着他。

哗。

剑光一闪,纪宁便穿透了这封禁大阵。

“太弱。”纪宁依旧一步步走过去。

“挪移。”虞侗手持着珍贵的小挪移道符想要逃跑,可是根本无用。

“周围空间早已封锁。”纪宁依旧走来。

虞侗终于疯狂了,怒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迷阵对你无用,毒虫你轻易灭杀,连我师傅你都一剑斩杀,甚至你都早早就锁住了虚空……你实力如此强,算计如此周密。我到底怎么惹你了?”

一道幻影瞬间出现,快如闪电,一道剑光直接刺在了虞侗的腹部丹田中。只见一件件法宝从他身上脱落,唯有穿在身上的法袍、带着手臂上的护腕都还在。可也无法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