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788章 他又不是神!

宋洁立刻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得晕晕乎乎,满面笑容,完全忘记自己是高贵的圣女。.

那些支持宋洁的人只是感觉别扭,堂堂天神教圣女被一个男人搂着,实在说不过去,但他们也没立场说什么。

那些反对宋洁的人反倒大怒,宋洁就算没被总教册封,那也是“可能的圣女”,关键是特别漂亮,怎么能被一个外人这么搂着,而且还在布道会的现场,成何体统!

一直坚决反对圣女的曲大主祭愤怒地向前走,要去阻拦方天风和宋洁,他身穿紫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神职人员都知趣地让开道路。

曲大主祭走到门口,正要去阻拦方天风,却呆住了,因为他看到整个广场的人倾巢出动,无论是躲在遮阳棚、行军帐篷的人,还是躲在附近店铺里的人,汇成一股洪流,向商家镇外跑去。

“难道他们都听到刚才的话了?明明声音很小啊。”曲大主祭忍不住自言自语。

帐篷里的人原本也不相信,但从门口看到那些往外跑的人群,也慌了,也不管紫袍大主祭站在门口,推搡着往外跑。

“你……”曲大主祭被推到别处,正要说话,有一个人把他推开,他没站稳,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气得老脸通红,须发直立。

他可是堂堂紫袍大祭司!

整个商家镇乱了,各处的人向镇外跑去,从高空看如同一队队蚂蚁搬家。

突然,太乌山方向传来巨大的轰鸣声,许多人回头望去。

紧邻商家镇的这座山峰被称为小乌山,下面的山壁陡峭,山石间偶尔有少许绿色植物,上面则平缓得多,长满野草,一片绿色。

可现在,从山顶开始,绿色植物被黄褐色的泥浆细沙覆盖,其间搀杂着大量的石块,正在迅速向下滑落。

方天风用望气术一看,泥石流只是开始,山体从里往外喷着浓烈的灾气,极有可能出现山体滑坡,这就是商家镇被灾气笼罩的原因。

方天风知道肯定有些人存在侥幸心理,急忙大喊:“小乌山要塌了,是泥石流和山体滑坡,所有人快跑,别为了家里的东西丢了命!等灾难结束东西可以回来挖,人死就全完了!”

方天风这一次用足了元气,震得全镇的人耳朵难受,更多的人回头看小乌山,虽然在暴雨中看不清,可也能看到小乌山的山体开始变色,意识到刚才那个声音没有说错。

整个商家镇更乱了,大量的人疯狂地向外跑,镇民也顾不得家里的贵重东西,拿了存折或银行卡就向外跑,许多狗、骡子或牛羊等家畜紧跟着主人逃跑,全镇鸡飞狗跳。

逃跑的人太急,道路完全被人和前面的车堵住,许多人不得不放弃开车,步行逃跑,只有少数车出了镇子。

方天风一边跑一边向前看,满地都是众人扔下的饮料、水果或食物,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累赘,最前方是一望无际的人群,有一种行走在末曰世界中的感觉。

泥石流的速度很快,但一开始很少,在落到山下后,被那些帐篷和搭建的讲台稍稍阻挡,没有造**员伤亡。

这时候半个镇子都空了,方天风突然回头,就看到小乌山的上半部分在缓缓下落,看上去真像是整座山要倒塌。

暴雨中的山体滑坡立刻形成更猛烈的泥石流,那汹涌的泥石流如同一群怪兽扑了过来,无论是广场的帐篷还是讲台,就算是广场外面的房屋都不堪一击,被泥石流淹没冲击。

所有人跑得更快了。

一栋栋房屋被泥石流冲垮或掩埋,铺天盖地,让人绝望。

还好有方天风提前提醒,所有人都逃出了泥石流的范围,一个人都没有死。

大雨滂沱,十六七万人站在镇外,眼睁睁看着整个镇子被泥石流淹没,只有外围零星的几栋房子安全。

方天风看向小乌山,山上仍然有大量的灾气,但已经非常稀薄,短时间内不可能造成危害。

方天风回头看了看那十几万在大雨中瑟瑟发抖的镇民和信徒,他们恐怕不会相信这里其实安全。

方天风发觉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刚来的时候,这座镇子的教运气息非常浓厚,可现在,只剩一张张惊恐的面孔、一对对茫然的眼睛,让这里的教运气息越来越淡。

但是,少数奇葩信徒不仅没有怨念,反而更加虔诚,正在低头祈祷,祈祷天神饶恕他的罪。

方天风轻叹一声。

暴雨渐渐减弱,降到大雨的程度。

几十万人黑压压聚在一起,占满了道路和田野,整个场面非常压抑。

少数开着车出来的人驱车离开,而大多数人都没有车,只能站在雨中,不知道是应该等人救援还是应该步行离开。

方天风看着那几十辆离开的车,又看了看山路方向那浓郁的灾气,不得不再次用元气传音。

“不要走北面的山路,那里也即将发生灾难,只有从南边走才安全。”

他的声音再次传递到车队中,所有的车陆续停下,刚才就是这个声音救了他们的命,现在没人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