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章 自生自灭

#87wx.net
(31+)
不管锦儿怎样反抗,怎样的辩解,在女子无言的注视下都显得无力。最终只能作罢,由林婉然一人跟着女子前去。
  锦儿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狠狠地一跺脚:“我家小姐要是受一点委屈,定要你好看!”
  林婉然跟在女子身后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前行,女子似乎并不熟悉王府的路,每走到一个路口都会停下脚步,分辨一下方向才会继续前行。
  女子走的缓慢,这让林婉然有充足的时间来欣赏着沿路的风景。此时正是朝阳初升,烟水弥漫。树木抽出新的枝条,突出嫩绿的新芽,放眼一望,就像绿色的海洋。清爽的风中略带一丝暖意,轻轻地吹拂着面颊与发鬓,好不惬意。
  女子如同没有思想的玩偶只顾着低头赶路,林婉然则很惬意享受这沿途的风景。
  优美的风景此时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两人不同的际遇。享受生活,不一定要有山珍海味菱罗绸缎为伴,大自然便是上帝所赐予人类最为珍贵的。
  约莫走了半个多时辰,女子终于在一处小木屋前停下脚步。
  吱吱……呀呀……
  木门被缓慢的推开,女子退后几步让出路来,说:“你,住这里。”
  林婉然上前几步,向里看去:木屋内摆设极其简单,西北角摆着一张勉强容下一人的木床,床上铺着一条毛毯;一条叠的还算整齐的棉被。东北角上放置一张圆木桌,木桌四周各摆一矮凳。
  靠近门口的角落里摆放着铁锹、锄头,地上还有一个工具箱,料想里面定时剪刀、锯等修剪花草之类的工具。
  在林婉然打量木屋时,女子那双空洞的眸子也在盯着林婉然看。她想看到林婉然暴跳、愤怒,她想看到林婉然委屈、痛哭。
  最终,她失望了,她看到的只是林婉然平静的点点头,答应道:“好的。”
  女子空洞的眼神终于出现一丝波动,她很是迷惑不解,为什么林婉然不暴跳、愤怒,最不济也得骂上几句贼老天,来彰显自己的委屈才好。
  这王府中的女子争宠被踩倒后,发配到这个鬼地方时那个没有暴跳如雷的叫骂过?又有那个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过?
  自己当初来到这个鬼地方时,可是哭昏过去好几次呢,要不是心中恨意强支撑着,鬼门关早就不知道过了机会了。
  可还有走出这个地方的希望吗?苏亚裴低声自问。
  林婉然并不清楚自己的平静让身后的女子迷惑不解,因为这一切对林婉然来说都是新鲜和不同的。
  前世,早就厌倦快节奏的生活,向往那些世外高人粗茶淡饭的生活,如今有机会实现前世夙愿,又怎会觉得简陋呢?
  林婉然轻咳几声,唤起身后女子的注意力,开口询问:“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只会我的吗?”
  苏亚裴指着不远处的栅栏,冷漠的开口说:“这四周都有栅栏,你不允许踏出栅栏半步。每日午时和酉时都会专人送吃食过来。你只需要照顾好这里的花花草草便好。”
  林婉然点点头,表示理解。
  面对林婉然的平静,苏亚裴很是费解,不知道她是情绪隐藏的好还是傻傻的不明现在的处境 。
  苏亚裴接着说:“这里的每一块花圃你都需要定时的除草、浇水、施肥才行,现在正是初春十分,还需要修剪枝丫才行。这些都是你今后要做的。”
  林婉然环顾四周,以木屋为中心,周围的土地被曲曲折折的小路分割成无数块花圃,每块花圃都种植着不同的花草。有认识的:牡丹、芍药、龙舌兰;还有一些光秃秃枝丫叫不上名字的花木。
  看来自己今后的工作量挺大的啊!目光在苏亚裴粗大的手掌上稍作停留,又看看自己纤细的手指,暗暗祈祷自己千万别变成这样才好。
  察觉到林婉然的小动作,苏亚裴心中冷哼一声,都被人踩进了这鬼地方,还想留着这娇滴滴的身子吗?即使留着又有什么用,爷的影子都见不到,留个给鬼享用吗?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便转身离去。
  空荡荡的田地里只留下林婉然一身,双手高高举,舒服的伸展腰肢。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耳边不知名的鸟儿在枝头欢呼雀跃。
  不自觉的想起前世读过的诗句,忍不住高声吟道:
  春山无伴独相求,伐木丁丁山更幽。涧道馀寒历冰雪,石门斜日到林丘。
  不贪夜识金银气,远害朝看麋鹿游。乘兴杳然迷出处,对君疑是泛虚舟。
  这里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自己的居所,怎能如此的简陋、没有情调呢?一边随意的舒展身子,一边放肆的打量着四周。
  首先房子的颜色怎能是苍白的原木色呢?既然是木屋,就该是绿色的才行。目光扫过东北角上的圆木桌和矮凳。不满意的摇摇头,样式太土,没情调得改!
  一个又一个装修方案在脑海里涌现,当想到一个自己以为绝妙方案,想记录下来时,才发现没有记号笔,干脆找来土疙瘩当做记号笔,在木屋墙壁上涂涂画画。
  此时的林婉然哪有一丝被人踩到地狱的伤心,反而是一副欢呼雀跃的模样。这副小模样要是被锦儿瞧见,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西苑内。
  清潭乖巧的将茶水递到唐知心面前,屈膝行礼柔声道谢:“清潭谢过唐小主为奴才做主。让奴才出了心中的那口恶气。”
  “免了吧。”
  唐知心接过茶水浅浅地抿一口,说:“本以为敢招惹姐姐,怎么的也得有点骨气才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