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章 惩罚不需要

#87wx.net
(31+)
林婉然用力的将脸帕上的水挤干净后,将热腾腾的脸帕敷在锦儿红肿的脸颊上。心疼的问道:“疼吗?”
  锦儿倒吸一口冷气,龇牙咧嘴强忍住疼痛,含糊不清的回道:“不疼的。”
  那粉嫩的小脸肿的老高,嘴角还有鲜血不断的溢出,瞧着真让人心疼不已。林婉然柔声安慰道:“你不用宽我的心,疼就叫出来。那样会好受些。”
  “真的不疼的,这点苦头锦儿还是吃的消的。”
  林婉然轻轻点点头,将脸帕再次放在水里涮洗。锦儿抬手想抢过林婉然手中的脸帕,被林婉然轻松的多了过去。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锦儿急的略带哭腔,哀求道:“小姐,你就让我来做吧。这些事情怎么能让你亲自动手呢?你在这样作践自己,让老爷、夫人知道了,她们定会责怪女婢的!”
  林婉然轻叹一口气,虽然告诫锦儿多次,有些事情自己能亲自来,不需要锦儿照顾。可锦儿不仅不听,反而一脸惶恐。
  自己稍微帮锦儿做点事情,在锦儿眼里就成了大逆不道的举动。比如现在自己心疼锦儿,想让她找点消肿,虽曾想竟然将自己未见过面对老爹,老妈都搬出来了。
  在阶级甚严的时代,提倡人人平等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林婉然不是迂腐之人,既然强求不得,那就只好随她去了。
  将脸帕放在水盆中,接过锦儿递过来的手帕擦净。端坐在窗前,托着脸颊看着锦儿将脸帕洗净,拧干,动作不知道比自己娴熟多少倍。
  看来伺候人这事,自己真的不适合。
  忽然想起唐知心临行之时留下的话语,林婉然问:“唐知心吩咐惩罚本小姐照看王府的田地一年,锦儿可知晓是怎样的惩罚?”
  锦儿歪着小脑袋,仔细的想了好大一会,才回答:“奴婢也不知晓,想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惩罚,小姐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林婉然点点头,对于这照看田地的惩罚实在想不出是个怎样的惩罚。搜肠刮肚的想来想去后宫处罚的手段也就那么几种而已,无非就是禁足啦、扣例钱啦、洗个衣服做点粗活之类的。
  这照看田地总不会是要我去种地吧?林婉然摇摇头将这个荒谬的想法驱逐。这王府虽然不小,可哪来的土地种?
  在说了种什么?种五谷杂粮还是水果蔬菜?
  锦儿将脸帕晾好之后,见林婉然还在思考。便开口劝说:“小姐也莫要过分担心,那小剑人不是说明天会有人过来吗?到时候一切不就清楚了?管她是什么惩罚,总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是,怕她作甚?”
  林婉然呵呵一笑:“对,怕她作甚,我两世为人难道斗不过她?你想要整垮我,我偏不让你得逞!”
  锦儿一愣,看着自己小姐得意洋洋的劲头,暗自嘀咕:小姐病好之后,就奇奇怪怪的。莫非大病一场真的坏了脑袋不成?
  “小姐,时间不早了,奴婢伺候你歇了吧。”
  “恩。”林婉然点点头:“那就歇了吧。”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亭轩阁所要面临的惩罚就到了!
  迎着朝阳,一位女子驻足在庭院阁稀疏的篱笆院外。如同雕像般就直直的矗立在那一动不动,只是漠然的看着林婉然。
  听到夏荷禀报的林婉然,简单的洗漱一番,让锦儿给自己找了一间披风系上,来到庭院外,隔着篱笆林婉然向外看去。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林婉然内心忍不住一颤,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原本年纪不大的脸上却布满的深深的皱纹,如同干瘪老树。应该灵动的双目,却空洞无神如同行尸走肉般。
  目光下移,身上穿着粗布衣服,袖口磨损的厉害,露出粗大的手掌,每一根手指头都粗大无比,似乎根本就无法弯曲。
  虽然看不到手心,也能猜到手心肯定也是布满老茧的。这哪是一个女子该有的手掌?
  林婉然见过夏荷的手,也见过亭轩阁那些负责打扫杂役的手,虽然粗糙、长满了老茧,但没有一双手能跟眼前这位女子的手相提并论的。
  林婉然想象不出这要怎样的操劳,才能磨炼出这样的一双手?
  林婉然问:“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里?”
  女子没有回话,开口反问:“林氏?”
  语气冷漠,不带丝毫感情,如同伐木之声让人格外反感。
  林婉然微微蹙眉,还是点点头。
  “跟我走。”
  女子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至始至终面目冰冷,没有多余的话语,更没有多余的举动,似乎一切都与其无关。
  女子走了一段距离,似乎察觉到林婉然没有跟上来,停下脚步转过头,目光停留在林婉然身上,目光空洞而涣散。
  “你是陈小主派来的人?”林婉然再问。
  听到陈小主这个称呼时,女子枯井无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波澜,随即消失不见。快到连盯着女子看的林婉然都没有察觉到。
  女子依旧不答,只是用冰冷而又生硬的声音重复道:“跟我走!”
  林婉然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伺在一旁的锦儿见自家小姐这幅磨样,立刻跳出来呵斥:“我家小姐问你话呢,你为何不回答!”
  面对锦儿的呵斥,女子脸上没有丝毫不满,依旧是用简洁而又苍白的声调重复着:“跟我走。”
  “去哪?”林婉然问。
  女子好大一会才回答:“去田里。”
  林婉然发现眼前的女子似乎好久没于人沟通过,这说话能力实在欠缺。既然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