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31 鬼剃头

#87wx.net
(28+)
听到儿子这么说,徐父好歹放了点心。

徐子谦又把蔺苒给的护身符拿了出来给徐父,“爸,这是小姐姐画的符,放在身边能保平安的。”

徐父将信将疑,“真有用啊?”

“有用的,爸,你就放心吧,小姐姐正好给了三张,我们和妈一人一张。”

徐父将护身符放进了贴身的衬衣口袋里,听到这话又犯了难,“咱俩是没关系,可你妈那……”

徐母可是最烦这些的。

徐子谦想了想,出了个主意,“要不,我们今晚不回家住,妈也可以留在医院观察观察,等明天一早请小姐姐去搞定宅鬼了咱再把妈接回去。”

只要不留在家里,宅鬼自然也就影响不到他们了。

徐父想了想,觉得可行,

等两人吃完饭就给徐母带了碗粥,徐母吃完后水也挂的差不多了,说想要回家休息。

徐父和徐子谦面面相觑,徐父劝道:“你这都摔晕了,缝了这么多针,再留医院观察一晚上吧。”

徐母皱眉,“在医院不自在,我要回去。”

徐父板起脸,“你就是不听我的,怎么也得听医嘱吧,医生都建议你留院观察,你也不希望自己身体真的出什么问题是不是?”

徐母想了想同意了,徐父悄悄给徐子谦比了个“成功”的手势。

徐父留下来陪床,徐子谦就去医院旁边的酒店开了个房间。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整个病房乱成了一团,护士拨通了医院的内线:“乔医生,3015病房4号床的病人心跳停了……”

乔琰赶到病房做心肺复苏,连除颤仪都用上了,最后还是宣布了病人死亡。

死亡这种事在医院并不少见,这老人几次的急救都是他负责的,现在去了,子女却没有一个陪在身边……

乔琰亲自联系了病人家属,打的是老人大儿子的电话,对方听到老人过世的消息,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个度,语气却满是惊喜:“老头子真的死了?哈哈,好,我马上就过来。”

乔琰挂断电话的时候脸上带了几分怒色。

作为一个医生,别人家的家务事和他没多大关系,但作为一个旁观者,这几个人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枉为人子!

这种人,死后怕是都要下地狱!

乔琰深吸几口气,压住自己的情绪,突然想到傍晚的时候在走廊上遇到的年轻女孩子,指着那三个人说,他们都要死了……

乔琰赶忙摇摇头,喃喃自语:“瞎想什么呢!”

他转而又去了晚上送来的那批食物中毒的患者那里,现在他们腹泻呕吐的状况虽然已经控制住了,可这高烧和腹痛的症状却没怎么减轻,有些甚至是陷入了昏迷,乔琰和几个值班医生都正在为这事发愁。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救护车又送来了几个车祸伤者,乔琰边推着推床边瞅了眼伤患,忽然一愣。

居然是刚刚过世的那个老人的大儿子!

乔琰又看了眼其他几张推床上的伤患,不止是老人的大儿子,还有老人的二女儿和小儿子,全都在里面。

这起车祸很严重,这些人伤得都不轻,全身都是血,送来的时候都已经休克了,乔琰和几个值班医生一起竭力抢救,可这几个人最终还是不治而亡。

从手术室出来后的乔琰回到办公室喝了口热水,有护士经过他办公室门前的时候还谈论起刚刚车祸送来的几个人。

“3015病房的那个老头死了,他的三个子女在来医院的路上发生了车祸,没抢救过来,全死了。”

“是不是那个还没死呢子女就忙着争家产的老头?”

“对,就是他。”

“天哪,这老头前脚刚走,后脚子女就跟上了,太巧了吧!是不是那老头见子女不孝顺,所以把人也给带走了?”

“……”

护士渐行渐远,乔琰渐渐听不清她们说什么了。

脑中不由自主地又浮现起那双黑白分明带着笑意的眸子,殷红的薄唇一张一合,说着无情的话。

“他们都快死了。”

初夏的夜里还有些凉,乔琰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低咒一声:“什么妖怪啊!”

……

徐子谦在酒店安稳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带了早餐来医院,还没进病房就听到他妈妈的声音,病房门口还围了不少围观的人。

徐子谦挤了进去,一眼就看到病床旁光头的母亲正在和护士争论,而父亲则站在一边一言难尽。

“爸,妈,出什么事了?妈你的头发怎么没了?”徐子谦怔怔问道。

徐母气得脸色通红,指着护士大骂:“你问他们!这医院怎么搞的,才住一个晚上就有人把我头发剃光了,你们医院的安保措施这么差,我要投诉你们!”

护士也很无奈,“病房内没有监控,走廊上的监控显示昨晚十二点后便再没有人出入病房,这和医院没有关系,我建议您去做个检查,也许是因为什么潜在病症导致您的脱发。”

“脱发?你他妈见过谁一夜能把头发都脱光的?你再看看我的头发,发根都还在,你跟我说脱发?少他妈给我在这里推卸责任!”

留了十几年的头发一夜被剃光,徐母连涵养都不顾了,竟也像个泼妇一样破口大骂。

徐子谦悄悄走到徐父身边,不解问道:“爸,这怎么回事啊?”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