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还记得故人否

#87wx.net
(21-)
那些护卫们全都一愣,面面相觑,然后退了下去。

苏护来到殿中沉着脸坐下。

“老爷,出什么事了?”苏夫人问道。

“看来本侯还真小看这位特使大人。”

苏护眼睛眯了眯,又摇头叹了口气。

“特使大人,很不错的一个年轻人。”

苏夫人对陆川的印象不错,说道:“他好想比咱们家忠儿小三岁,比妲……这么年轻就做上了特使,前途不可限量啊。”

说到妲字时苏夫人察觉不对赶紧改口,并赶紧小心翼翼的看向苏护。

“哼,都说了多少次,家中不许再提她你还说。”

果然,此时苏护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生了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简直是我苏护家门不幸。”

“再怎么说她也是的你女儿,又不是你的仇人,就是仇人你也从没有这么痛恨过。”

苏夫人听了有些不忍,说道:“十年来她好不容易写封家书回来,可你心如铁石连一封家书都不回给她,只有我和全忠……”

“哼,那你也不看看这贱人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惑乱朝政,制造酷刑,残害了多少忠良无辜。”

苏护冷哼道:“得了什么思乡病,要是真的有病那本侯巴不得死了这孽障才好,免得连累我苏家受天下人的一世骂名。”

听到这话苏夫人忍不住泪如雨下。

“行了,哭哭哭,你们妇道人家一天到晚就知道哭。”

苏护被哭的心烦意乱,大声骂道:“要不是你当初生下这孽女……”

“是我生的,但就没有你的份儿了吗?”

苏夫人边哭边道:“你只知道现在责怪她祸国殃民,连累了你苏家的名声,那你怎么不说当年要是没有她,你苏家早就没了呢?”

“你……”

苏护被夫人这两句戳中要害,被呛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最后坐下来‘呼哧呼哧’生着闷气。

他夫人这话其实也不错,当年他不送礼得罪了两大奸臣,为了斗气于是在气头上题下反诗,惹下大祸。

要是没有妲己的话,他苏家早就是招致灭门之祸了。

良久。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个特使送家书什么的是假,想调我冀州兵马去援助北崇才是真。”

苏护苦笑起来:“只是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沉得住气,没有跟我开口,反而把全忠给骗走了。”

这次他不想出兵,与其说是与北崇有仇倒不如说他根本不想助纣为虐。

实际上当年北崇征讨冀州时,他们的损失并不大,反倒是北崇,被苏全忠带人杀的人仰马翻损失惨重。





一日后,中午。

崇城南门外的一座山林中。

“大人,西岐的人马围了崇城西边安营扎寨,竖了旗门。”

他们派出打探崇城情况的人回来:“奇怪的是,除了这边的南门外,崇城的西、北、东三面城门都被西岐大军给围住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

陆川说着看向南门,虽然没有重兵围堵但是大门却紧闭着。

他知道开的这道门是请君入瓮。

“大人,我出门的太急,兵器没有一并带来啊!”苏全忠小声道。

陆川观察着城门,没有回头:“国舅使什么兵器,等进城了后本使给你寻一件趁手的。”

他深知对于一件趁手的兵器对于武者的重要性。

若是趁手的兵器,有时可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可若不趁手那发挥的实力就会打些折扣了。

“方天戟。”

“嗯?”陆川听言回过头来诧异的看向苏全忠。

同道中人?

苏全忠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方天戟,尽量重一些的。”

陆川点了点头且不看他了。

对兵器有这种要求的人,一般实力都不会太差到哪去。

这苏全忠是一员猛将,在武道上更是称得上是天才。

十年前他就在冀州城外,一人斩杀崇侯虎账下的几员大将,大战崇黑虎,打的崇黑虎落荒而逃,靠异术方能取胜。

那时他才十八岁。

现在十年后陆川也摸不准此人的武道修为有多强了。

“郑将军,你呢?”陆川看向郑伦问道。

郑伦笑着从金睛兽的背后皮袋中,取出两根金色的降魔杵,道:“在这。”

“降魔杵?”

陆川的神情微不可察的变了变。

降魔杵,这玩意在以后就算是佛家的东西法器了,莫非此时就已注定了郑伦和以后西方的缘分?

郑伦和苏全忠没问陆川,因为在他们眼中这个特使大人是个文官。

“现在时间还早,大家连夜赶路,体能消耗严重。”

陆川说道:“大家抓紧时间进些干粮和水后好好休息一下,养足气力。”

只要没能成仙,那哪怕是炼气士都断不了五谷,无法摆脱对食物的依赖。

武道强者也是一样。

众人领命。

陆川也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