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二十二章:沉幽剑

#87wx.net
(30+)
    毫无疑问,炼制一件本命法宝很不容易。

    即使以姜岸的造诣,想要炼制这把沉幽石之剑,也需要时刻小心。

    首先,他需要炼制出太平浆,然后将沉幽石融化定型,然后要长时间烈焰煅烧,一边要炼化掉杂质,一边要添加各种珍惜材料和玄奥禁制,最后在合适的时间淬火,整个过程繁杂无比,基本上不能出差错。

    第一步,太平浆的炼制。

    姜岸一拍储物袋,霞光闪耀,石室的上空便出现了各种种类的天才地宝,他法力一招,将角落处的大鼎吸过来,放在聚火法阵之上,而后,驱使龙头喷出烈焰,将大鼎加热至合适的温度,便开始朝里面有顺序的投放各种材料。

    每一样材料的熔点和煅烧时间皆不相同,所以必须把握好这个度,神识时时刻刻都在注意,将这些珍稀的材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大鼎之内有一团透明的液体在游走不定,看着似乎没有什么异样,这时,姜岸拿出了最珍贵的太平鸟的精血,以特殊的手法放进去,顿时,当精血遇到液体,彩光大盛,整个大鼎和地面都隐隐颤动起来,似乎要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姜岸眼睛一眯,立刻全力发动朝天阙之术,将即将发生的异象镇压下去,大鼎这才老实下来。

    太平鸟精血就没有那么好炼化了,甚至有一丝灵性,傲然不屈,不过姜岸也挤出自己的一滴精血融合进去,一切顺利。

    两个月后,传说中的太平浆炼制完毕。

    这是一团被姜岸用法力定在半空的金黄色液体,粘稠无比,犹如岩浆,却不时发出彩光,绚丽非常,常人一看,也知道必定不是凡品。

    接下来就是第二步,融化沉幽石。

    姜岸拿出压箱底的黑黝黝的沉幽石,上面贴满了各种符箓,他胸膛一鼓,吹出一口灵气,符箓纷纷而落,忽然,姜岸右手一垂,哪怕早有防备,也立刻被沉幽石的超重质量给压得差点摔倒。

    他急忙运起全部的力气和法力,这才让沉幽石悬浮半空,而后,控制着太平浆将此石头全部包围住。

    万物相生相克,令无数修士头疼的沉幽石仿佛遇到了克星,与太平浆接触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反应,就见石头的表现开始冒出小气泡,而且越来越多,这是变软融化的前奏。

    不过这个过程估计要一段时间。

    姜岸将被太平浆包裹的沉幽石移动到聚火法阵的中央,然后火力全开,炽热无比的高温包围过去,一是可以略微加快沉幽石融化的速度,二是直接将杂质给炼化出来。

    整个石室自然被照耀得亮堂无比,而且炽热的要命,姜岸不为所动,看着沉幽石被炼化出来的一丝丝黑气,相当满意。

    差不多七个月后,火焰消退,太平浆和沉幽石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黑色的液体,流动间却隐约可见一粒粒银光,有一种奇特的美感。

    姜岸眉心一引,默默放出自己的神识,控制着这团液体涌动变形,逐渐形成了一把黑色长剑的样子。

    就在长剑要完全定型的一刹那,他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双手亦是不停,打出各种法决,精血便幻化成一串玄奥无比的符文,缓缓下降,融入了黑色长剑之中,然后,聚火法阵又起,煅烧此剑,姜岸也没闲着,在飞剑剑胚上刻画密密麻麻的各种法阵和禁制,层层叠叠,互相辉映,这项工作很耗费神识,甚至比他控制鱼虬采摘金蓬还要累,他只能趁着间隔时间,赶紧休息回复。

    时间飞逝,岁月如梭,石室大门紧闭快要两年了。

    这一日,姜岸盘坐不动,入定如松,蓦然间,他睁开眼睛,袖袍一挥,一个玉瓶飞出,刚打开瓶塞和封印,原本燥热的石室内立刻气温大降,甚至变得阴寒起来。

    这正是姜岸从藏地洞黑神湖里拿出来的黑神湖水。

    已经一刻不停地煅烧近乎一年的飞剑此时温度达到最高峰,姜岸熄火,然后将黑神湖水倒下去,侵染通红的剑身,一方是天下至坚至重之物,一方是天下至阴至寒之水,双方一接触,刺啦一声,竟然冒出一种狂暴无比的气浪。

    姜岸早有准备,大手一探,两只法力大手同时生成,一左一右将这股能毁灭石室的力量强行合拢消弭,很是费力。

    但效果是很好的,当两者反应结束,淬火成功,姜岸松了一口气,撤去法力,然后双手一摊,长剑便缓缓落入了他的手心。

    长剑三尺长,浑身一体,黑亮光滑,手感极佳,略微有些冰凉,触摸时,一种心神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很是美妙,难怪说兵器乃肢体的延伸,此言不假。

    “以后便称你作‘沉幽’吧…”

    姜岸取名很随便,既然此剑是由沉幽石炼制而成,便直接叫沉幽了。

    只不过,还差最后一步沉幽剑还未开锋。

    虽然此剑不用开锋,单凭重量就能碾压对手,但终归不是完美之作,而开锋的话,有两种办法。

    一是用别的极锋锐坚硬的东西打磨,二是用姜岸自己的血,而且是大量的血。

    第一种方法,他正好有合适的东西,伏乾剑,此剑够锋利都坚韧,用来磨剑很好,不过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