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二章(上)

他听了,缓缓转过脸来望着她,那眼里闪烁的不知道是什么意味的光芒:“那下午的时候……”

她深深吸了口气:“那是我小时候,一大家子的人,家里总是热热闹闹的……可是沧海桑田,风云变化莫测,谁能料到家道中落,父母相继患了重病去世,又赶上变乱,好容易进了京城,兄弟姐妹也失散了。好在遇上好心的嬷嬷,愿意收留我,教我声乐,又找师傅来传授我舞蹈……因而我现在才能有这个福气进宫,侍奉皇上。”

他默默听她说完,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你同朕一样,早就没有家了。”他说着,慢慢握紧她的手,她的手心潮湿冰冷,夜凉如水,两个人站在这京城最高处,各有各的重重心事,他再开口,声音无限惆怅:“以前朕就喜欢一个人来这里……看着这脚下的万家百姓,心里想着他们的生活或许忙碌充实,或许简单纯朴,或者贫穷或者阔绰,这里都有属于他们的一盏灯,灯下都有等着他们回去的家人。朕从前以为,只要能站到这最高处,就可以不再羡慕任何人……现在朕站上来了,终于能看到之前想看却看不到的风景,但那些之前没拥有过的,到了现在依然无法拥有。”

那风越刮越大,吹得城楼角上挂着的铜铃铛铛作响,景玥淡然道:“景玥不懂,身为皇上,有什么是您想要却得不到的?谁都知道,皇帝的话是圣旨,皇上让谁过的好,谁就仕途坦荡,一片光明;皇上要谁死,谁就断然活不过下一秒去……您的手中掌握这天下,掌握着四海臣民,掌握着千千万万的性命……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是您想要的?”

他转过头来看她,她却缓缓别开脸去,夜凉如水,风则像一只无形的手,将冷水一波一波地朝身上泼着,他哑然开口道:“你这是在怪朕吗?”

她心里没由来地一酸,嘴里却说着:“景玥不敢。”

他一笑:“不敢?嘴里说着不敢,可朕瞧你什么都敢。可朕就是拿你没有法子,就算知道你的心一分一秒都未曾放在过朕的身上,就算知道你欺骗了朕,就算知道朕做的一切都未曾进到你的心里……朕却依然没有办法,依然没办法放下你……”

她心里一惊,猝然抬起头来,却看到皇上也正在看着她,那眼里闪烁的,是痛楚,是不甘,是无可奈何,更是无能为力,她眼底突然又涌起一股热气来,慌慌张张地错开眼,心里却早乱成一团乱麻,理也理不清,皇上却又开口道:“我知道珊妃虽然是惠妃算计的,我私下问过御医,珊妃的症状并不是那些药物所致,那些药包,是你的东西。”

她心底陡然有一股寒意涌起,一阵心惊肉跳,皇上望着她,目光清冽,深不可测,直直地逼视着她,她别无他法,只能慌乱地点了点头,皇上眯起双眼,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想要朕的孩子?难道朕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她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下来,摇着头却说不出话来,皇上痛的不可自抑,说道:“你好啊——你好啊,你居然做到如此地步……你瞒着朕,你的丫鬟也瞒着朕,所有的人都想瞒着朕……”

“皇上!”她含泪跪下:“您真是冤枉景玥了!皇上睿智非常,不知您有没有想过,景玥若不是出此下策,那现在珊妃的下场,就是景玥以后的下场?”

“你……”他嘴唇颤抖着,想起那一刻跟珊妃说的那句“后宫凶险,臣妾无能,只是想保住这个孩子……”来,再看,握在手中的手亦是在微微颤抖,景玥抬起头,皇帝微蹙眉头,眉宇之间恍惚有倦怠之色,她极少见他如此犹豫过,临时想出来的对词,不知道皇帝会否相信她,心中亦是焦躁难安,只听皇帝说道:“朕到底是哪里亏待了她们?荣华富贵,朕给的还少么?偏偏还要算计着,算计着旁人,算计着得失,连片刻的安宁都不肯给朕……”

她接着道:“那是因为她们一颗心都拴在皇上的身上,恐怕比起荣华富贵,更想要的是您的垂青和怜惜吧。”皇帝扫了她一眼,嘴角撇开一抹极淡的笑来:“你倒是懂得……那你说说看,你若是真心惦记我,一颗心都放在朕的身上,会不会同她们一样的算计我?”

景玥断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问,一颗心当下在胸口砰砰狂跳,几乎是本能地接了一句:“景玥不敢。”而皇上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许久都不回答,她也就一直跪在地上,不敢再抬头,亦是不敢再多言只言片语。

片刻之后,一双手将她扶起来,是皇帝,他轻轻将她揽进怀里,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朕相信你,朕信你会真心实意的对待朕。”

她紧绷的身体和内心骤然放松下来,几乎要虚脱,偎依在他的怀里,突然觉得内心涌起一种难以言语的痛楚来,皇帝的呼吸微微吹在她的耳畔,像是有根羽毛在那里轻轻地挠着,挠着,她只觉得心里委屈痛楚难当,而这一刻,皇帝的肩膀成了唯一能让她喘息的依靠,她的手不知不觉攀上他的肩膀,将头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万丈深渊,进退都是为难,终于再也把持不住,终于哭出声来。

这是她进宫以来这么久,唯一一次可以痛快的爆发,进与退的为难,看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