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28 戒指

(9+)
沈倾城自然是不信了,除了他手受伤的那一次,他拿起刀插进了歹徒的肋骨,她还真没有见过宋执有什么暴力倾向。

回国后,宋执没有住院,他只是定期来医院复查。

神经科的医生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伤口一天天的好起来,医院知道后要求他重新上班,但不必再接开刀手术。

一开始沈倾城以为他不会答应,他那么执拗的人,如果有一天再也不能上手术台,内心该有多煎熬?

可是宋执还是去了,这让她实在意外。

沈倾城便一直闲赋在家。

几年前她入狱,再加上一年前她假死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她怕自己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让他们害怕,所以就闷在家里看书。

宋执和一年前一样,按时回家吃饭,但是和一年前不一样的是,他愿意陪她逛街,愿意陪她看电视,似乎她所要求的一切事情,他都愿意牺牲时间陪她做。

晚上五点钟她做好了饭,半点一到宋执准时推开家门。

他站在门口,看着沈倾城微笑着迎上来,心也跟着暖了起来。

这个房子终于又有了她的影子,她于此间忙碌,宋执每一次下班都准时极了。

他单手插进裤袋里,摸了摸小巧的盒子,微笑着坐在了沈倾城的对面,看着一桌子的菜,眼睛弯了起来:“能遇见你,真好!”

他认认真真的说着,可是沈倾城却脸色一红,她将一块鸡翅放到宋执的碗里,“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宋执没有解释。

饭后,沈倾城又进了厨房,宋执跟上去,从身后抱住她,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手上越发的用力:“我来洗吧!”

“你的手还不能碰水。”沈倾城这是习惯性的回答。

她说完,宋执伸出右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你看,结的痂都掉光了。”

沈倾城的目光落在他的手心,眼睛一下子就酸了,她伸出手摸了摸那道印子,“一定很疼,要不然怎么会留这么深的疤?”

宋执听出了她的哭腔,立刻收回手重新将她抱住,吻了吻她的侧脸,左手又握成拳,放在她的眼前。

“做什么?”

宋执缓缓展开掌心,两枚素气的戒指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里,一枚挨着另一枚,像极了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

“为什么忽然送戒指?”沈倾城的声音微微沙哑,她想起以前两个人刚结婚的时候,“那时你不是说……我们都是医生,不能戴戒指么?”

宋执没有回应,直接握住沈倾城的手,将戒指戴上她的无名指,然后仔细端详了一眼,“真漂亮。”

沈倾城笑笑,接过宋执手里的,为他戴好,“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早就买好了。”

宋执的声音里藏着叹息,他抱紧沈倾城,“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沈倾城笑,“我都明白,你怕孙千惠为难我。”

“我很后悔。”宋执闭上眼,“当年我或许可以换一种方式处理,也许结局会更好。”

“没关系,因为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的久一点,也没有什么。”

她他们在灯光下拥吻,从厨房到客厅,再到卧室。

关灯的前一秒,沈倾城看着宋执,“我们要个孩子吧!”

宋执没回应,沉默的关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