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7 受伤

(9+)
他以为他沉得住气,他以为他可以就这样看着她,可以徐徐图之。

可是他能等,她的心脏等不了了。

宋执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他解开安全带,手还未松开,就看到一个白肤黄发的男人鬼鬼祟祟的隐藏在车海中。

距离沈倾城,不到二十米。

这一刻,他心底寒意丛生,他拿起手机拨打了电话,然后推门便下了车。

沈倾城走在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她脚步匆匆,死死的攥着拳头。

宋执有什么资格和她吼?

她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也没有再背负杀害韩萱的罪名,她丢了一个孩子,她从监狱重获新生,为什么,他还是要出现在她的身边?

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放下放下,可是她又真的怕自己坚持不住。

宋执这个男人她倾慕了十年,几乎代表着她整个青春和人生,哪有那么容易?

她恨宋执,可是更恨自己。

“沈倾城,站在那里别动!”

宋执焦急的声音传过来,她脚步丝毫未停,甚至步伐更快。

下一秒,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手里的刀片明晃晃的,正扯开嘴角对着她笑。

沈倾城再愣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是抢劫,还是恶意屠杀?

她此刻脑袋乱了,她与那人四目相对,脑子里却想起了宋执还在后面。

沈倾城忽然转过头,却看到宋执正在往她的方向狂奔。

他的脸上写满了焦急,像是卸下了什么面具,这是沈倾城从未见过的宋执。

她忽然大声喊,“你快跑,去叫警察!”

沈倾城这句话是用英文说的,她庆幸自己在这种时候还能想着用警察震慑歹徒。可是宋执没有听她的,还在往她的方向跑。

她咬着唇,想要往身侧退,可再次转过头时,原本没有任何的动作歹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地下停车场的灯暗极了,她身后还传来宋执的脚步声,还有不停的催促着她跑。

但是沈倾城想,歹徒离她这么近,她大概是跑不了的。

如果她选择往宋执的方向跑,那么他也将面临危险,可是如果选择身侧,车子这么多,沈倾城根本跑不起来,最终还是难逃魔爪。

她仰头看着面前的歹徒,声音异常冷静,“你是谁?你就不怕被抓么?”

歹徒冷冷一笑,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手中的刀片在灯光下刺的眼睛生疼。,他已经举了起来。

他浑身发了力气,沈倾城忽然觉得,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明的深仇大恨?偏偏要用刀砍她的脸?如果直接插入胸口,不是死的更快?

她稀里糊涂的想着,似有一阵风挂过,不消片刻,她就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沈倾城的脑子里空荡荡的,难以思考,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她身边,单手握住刀的宋执,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句:“我不是叫你不要过来。”

警笛声大作起来,沈倾城被宋执推到了一边,在警察还没有下车之前,他利落的夺走了歹徒手中的刀,反手就插在了他的肋骨上。

血腥的味道更浓烈,沈倾城看着倒在地上捂着肋骨的歹徒,终于缓过了神。

她走到宋执身边,看着他满手的献血,太阳穴一股一股的跳着,就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你没事吧?”